菜单

为何没有,国家宝藏2

2020年3月13日 - 影视影评

  从去年开始,奈飞加大力度收购中国优质影视作品,包括优酷的《白夜追凶》、爱奇艺的翻拍美剧《杀无赦chosen》、暴走漫画的动画电影《未来机器城》(原名:《暴走吧!失忆超人》)、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韩延导演的《动物世界》等。

  电视剧是艺术的,它对话题的谈论,不是浮光掠影的看法,而是经过努力后抵达的事实;它能超越日常经验和普通的价值评断,让我们看到简单的对错是非之外一些更复杂的东西,比如人性,并启迪我们更深远地思考一些什么。因此,《中国式离婚》中的宋建平、林小枫,《蜗居》里的郭海藻,《裸婚时代》里的刘易阳、童佳倩,都很难用一个好或坏来概括,人物的魅力就在于他们的复杂性,也正是经由他们的复杂性,我们拓宽了话题的思考维度和空间。

vwin德赢登录,获奖节目单。图片来自国家广电总局官方微信公众号

  《纸牌屋》让奈飞一举成名

  遗憾的是,现在的大多数当代生活剧都犯了话题先行的毛病,编剧已经事先架构好话题的走向和答案,然后找来几个人物,编造一些剧情,包裹住话题。其结果是,人物是单向度的,剧情是干瘪的,这样的剧集就成了话题的演绎,它虽有当代生活剧的壳,本质上却与生活无关。

2月18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广播电视创新创优节目名单,其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宝藏2》、北京广播电视台《上新了故宫》、江苏广播电视台《一本好书》等15个节目入选,并分别获得10万元扶持资金。

  据悉,奈飞将会把《流浪地球》翻译成28种语言,面向全球190个国家地区的观众播放,但目前上线时间未知。同样,之前购买的《动物世界》和《后来的我们》上线时间也未定。

  《逆流而上的你》显然也是冲着话题而来的。因此除了杨光、刘艾这对80后破产夫妇外,还有邹凯、高蜜这对90后闪婚夫妇,王大全、高红旗这对70后半路夫妇。无论是80后的换房、生娃,年轻气盛的90后闪婚后的冲突,还是70后的中年困境,每一点都可以在这一两年的热点话题里找到对应。

  进军中国市场还是补充内容?

  很多当代生活剧为了出圈,采取的策略是,剧集围绕着民众关注的热点议题展开,以期形成广泛的社会讨论,并带动剧集走红。因此有学者指出,中国电视剧正在进入话题时代。

  奈飞成立于1997年,
原本是一家DVD租赁服务商,2011年起CEO里德哈斯廷斯分拆了公司业务,奈飞主营流媒体,2011年开始探索自制内容,2013年凭首部自制剧《纸牌屋》爆红,此后,又趁热打铁推出多部热门自制剧。

  当代题材电视剧正迎来新的契机。像2017年《人民的名义》CSM52城平均收视率3.62%,成为国内近十年来收视最高的电视剧;虽然2018年电视剧市场普遍不景气,但年度收视率TOP10中,就有《恋爱先生》《美好生活》《谈判官》《老男孩》《好久不见》等,当代题材占据了一半。而日前广电总局公布的《2018年全国获准发行国产电视剧题材统计表》也显示,2018年获得备案的电视剧323部,其中当代题材有186部,占比57.59%。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只是奈飞在内容层面的补充。毕竟迪士尼2019年要与奈飞结束合作,且迪士尼收购福克斯后,电视剧版权库存也在增加,这对奈飞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于是,奈飞在2018年开启了全球买买买模式,从英国神剧《黑镜》到日本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等等。奈飞曾表示,2018年计划在内容上投入约80亿美元,而据《经济学人》推测,这个数字只会更高,或为120亿至130亿美元,因此购买中国作品的版权,也是情理之中。

  热点话题背后往往是生活难点与痛点,比如《中国式离婚》背后全职太太的困境与婚姻的背叛,《蜗居》背后的房价,《媳妇的美好时代》背后的婆媳问题,《裸婚时代》背后的裸婚不过这些剧集能够获得良好口碑,并不仅仅是因为它们有话题,而是它们以艺术的方式表现话题,它们并不止于话题。

国内票房已经突破40亿元的《流浪地球》继续收获利好消息,2月21日,奈飞(Netflix)宣布获得《流浪地球》除中国内地外的全球流媒体播放权,对此,《流浪地球》导演郭帆表示:非常高兴我们的影片可以让来自世界上更多地方的更多人看到。

类型剧回归是好现象

  《流浪地球》改编自刘慈欣同名科幻小说,讲述了未来时代,人类为了自救启动流浪地球计划,倾全球之力在地球表面建造上万座发动机和转向发动机,推动地球离开太阳系,寻找新宜居星系的故事。该片由郭帆导演四年磨一剑,在北美上映首周,即获得388万美元票房,破近五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奈飞购买其版权也并不意外。
奈飞称,《流浪地球》是一场盛大的视觉盛宴。这样大的制作规模在华语电影中是很罕见的。

  当代生活复归荧屏,折射的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复归。当代生活剧紧跟时代,与社会热点互动共生,带有强烈的现实感与针对性,有对于现实生活的理性关注,能够为人们提供思想资源与价值引领。这也是为什么刘慧芳、王起明、张大民等经典的人物形象,可以影响几代人。

  业内人士分析称,突破单片签约的限制,以官方授权播放平台的形式,拿下相关剧集独家播出的权利或许是奈飞折中的曲线合作模式。

  在时下逐渐放开生育的背景下,买房、生子、二胎、职业女性家庭与事业的平衡等话题是许多年轻人所关注的。《逆流而上的你》设置了一个两难处境,以期击中观众痛点,引发讨论。但为什么这个两难非但让观众鲜有共鸣,反倒成了这部剧的软肋?问题就出在这个两难并不是在过日子中自然而然体现出来,不是生活内部矛盾的自然演化,它只是空洞的议题设置。

  剧集方面大火之后,奈飞开始向电影进军。2015年推出第一部故事片《无境之兽》后,2017年奈飞又携《玉子》《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参战戛纳,2018年凭《泥土之界》和纪录片《伊卡斯洛》在奥斯卡上崭露头角。诸如伍迪艾伦、托德海因斯、特里吉列姆等知名导演都和流媒体平台有过合作。有人甚至把奈飞称为被大片厂抛弃的作者导演的拯救者,这让庞大的好莱坞等传统院线备感威胁。

  我们再来审视《逆流而上的你》。杨光(潘粤明饰)和刘艾(马丽饰)是一对恩爱的新婚小夫妻。刘艾是典型的女强人,杨光也是公司里的技术骨干。他俩本想努力赚钱,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再要宝宝。但刘艾意外失业了,杨光也面临失业风险,想要置换的房子付了定金而尾款还没着落这个时候,刘艾意外怀孕了。孩子是要还是不要?

  根据Symphony Advanced Media的调查,2016
年美国前10大最受欢迎自制网剧中奈飞占了9席。2017年,奈飞更是斩获91项艾美奖提名,仅次于HBO。

  曾几何时,像《逆流而上的你》一样反映当代百姓情感和生活的电视剧,是最受民众喜爱的电视剧类型之一。1990年,电视剧《渴望》作为内地首部标准的都市生活剧,创下了惊人的收视奇迹;此后反映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电视剧如雨后春笋,在收获收视佳绩的同时,也赢得不错的口碑。像上世纪90年代的《牵手》《北京人在纽约》《来来往往》,2000年之后的《空镜子》《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结婚十年》《中国式离婚》《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李春天的春天》《裸婚时代》《家,N次方》《双城生活》《北京青年》等。

  中国是奈飞全球少数几个尚未开展业务的地区,而巨大的中国市场,显然是奈飞全球化战略不想忽视的一个重点区域。

  中国传媒大学研究员张国涛曾谈到当代生活剧的一个普遍困境,平淡细腻的叙事风格与真实平凡的人物设定,很难像情节激烈、人设出挑的宫廷剧一样充分借力明星效应。其在即时娱乐话题的激发、收视点击量的拉动方面也显出弱势。

  而对于正在大力收购国内影视作品全球版权、以加快布局中国市场的Netflix来说,大热的《流浪地球》显然是不容错过的一部作品。

  剧集该如何体现过日子?作家王安忆曾在一个访谈中谈道,小说不应该忘却生计:好的小说就好比一个走得很准的机械钟表,在看到它的外部之后,内部才是最值得玩味的把表壳拆开来,你会看到齿轮和齿轮之间清晰地咬在一起,机械带动齿轮的运转很规则,很有条理。同样的,当代生活剧也不应该忘却生计,生计就是过日子,就是从俗世中来,到俗世中去,观众可以在俗世中找到如钟表内部结构般精准的对应。

  2010年,
奈飞开始拓展海外市场,进入了加拿大、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地,会员几乎遍布全球。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奈飞全球共新增740多万用户,总订阅用户数已达到1.25亿。

关注热点话题,但不能话题先行

  有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奈飞公司就在寻找汉语服务人员,希望以独立流媒体服务平台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但因中国法律不允许外国公司在境内经营媒体企业等因素,使奈飞独立入华变得不太可能。相比之下,与中国本土企业合作的方式更为可行。

  刘艾不敢生孩子的理由是,夫妻俩现在的工作有危机,这个复式的一居室不够住。但刘艾曾是销售公司的组长,常常带领小组拿下销售冠军,是女强人,收入和抽成都不低,因此她出行的座驾是50万左右的凯迪拉克。杨光也是设计公司的副总工程师,工作10年,待遇同样不差。如果他俩生活在北京,换房吃力还说得过去,但他们是生活在苏州。从常识出发,以他们的收入和消费水平,他们完全可以轻松换房、放心养娃。但剧中却脱离现实,为了制造戏剧冲突,一味将困境拔高放大。难怪有观众吐槽这剧太假。

  举一个小例子。在《我的前半生》中,有这样一个为人忽略的小细节,薛甄珠去糕点店里买糕,按个算,4个30块。这时弹幕上有人问:这个价钱是怎么算的?这个看似无光痛痒的小细节,其实就可以看出这部剧没有生计,也因此你会看到罗子君离婚后住的老破小,工业风的设计和装修可不比原来的大房子差。

一个小细节往往让一部剧破功

  总而言之,《逆流而上的你》中没有生计,过日子像过家家。

  相较于其他类型电视剧,当代生活剧的创作既容易又困难。容易是因为其成本很低,拍的是都市,外景是现成的,内景也常常是室内,服化道的投入较少。困难是因为当代生活剧的核心其实就是过日子这是每个观众的当下,它不像古装、玄幻剧那样有历史距离和知识鸿沟,编剧可以偷工减料地糊弄,任何脱离生活的剧情都难逃观众的火眼金睛。

  显然,当代生活剧成败关键在于,剧中的日子究竟是真切的、落到实处的、可以让观众获得共鸣的,还是形式主义的、悬浮的、会让观众出戏和觉得虚假的。

由马丽、潘粤明主演的都市生活剧《逆流而上的你》最近正在湖南卫视播出,主要讲述的是王大全和高红旗、杨光和刘艾、邹凯和高蜜这三对夫妻在各自婚姻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面临的困境,以反映70后、80后、90后三代人不同的生活境遇和态度。这本应是一部关注现实议题、反映当代生活的电视剧,但不少观众却反映,这部剧里的生活有点假,这也是该剧高开低走的重要原因。《逆流而上的你》的问题不是个案,反映当代生活的电视剧,为何常常没有真实的生活?

  但总的来说,2015年前后是当代生活剧的一个低潮期,有口皆碑的当代生活剧并不多。这主要是因为这几年来IP崛起、流量崛起,穿越、武侠、玄幻、仙侠、宫斗等热潮一轮又一轮地刮过,家长里短的当代生活剧逐渐被年轻观众疏离。

  政策与市场及时扭转了这种不健康的电视剧生态。一方面是加强、推动、鼓励当代题材电视剧的创作,这是这两年来官方一直坚持的精神导向;另一方面,市场也在自我调整。玄幻/古装+IP虽一度霸占电视荧屏,但粗糙的剧本、拙劣的演技和五毛特效等透支了观众对于这一类型电视剧的信任,收视率远未达预期,电视台随之也减少了此类作品的采购,转而青睐当代题材作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