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粉丝就不等于票房,戛纳电影节最强的幕后推手是他们

2020年1月29日 - 影视影评

  此次曝光的两款双雄对峙版海报暗藏玄机,余顺天和地藏相对而望,两人之间紧张对峙的气氛跃然纸上。除此之外,余顺天和地藏两人分别处于白色粉末构成的背景前,暗示着两人被毒品这一白色深渊所禁锢,深陷在各自的执念与欲望中无法自拔。同时,海报也曝光了余顺天与地藏的双面形象,引起观众的无限遐想。余顺天既有西装革履、沉毅坚定的一面,也有着身着便衣,持枪冷峻的一面闪光灯下他是被无数人当成偶像的慈善家、金融巨子;但在大众视线之外,他以毒攻毒,悬赏一亿追杀全港最大毒枭,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座城市。地藏在这款海报中也展现出了他身为香港最大毒贩狂傲不羁形象外的另一面目光沉毅,眉头紧锁注视前方,让人不禁思索他无恶不作的背后是否曾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德国公司Films
Boutique代理了导演双周马楠的新作《活着唱着》,以及影评人周的《关于莱拉》;

  受众群体小但黏性极强

  影片以一个全新故事面世,在主题上更多突出毒品危害以及扫毒概念,众多毒品犯罪元素和动作场面极具警示性,深挖人物和情感伦理,作为影片监制与主演的刘德华曾坦言称原本只想当监制,但拿到剧本后被角色打动,最终决定出演,选择这部影片作为自己伤后复出的首部作品,台前幕后亲力亲为。

所以如果我们把戛纳电影节看作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入选电影都是真的因为质量好,没有任何其它因素,那我们就太naive了。

  ACG圈顶流与二次元消费

  今日,影片发布了双雄对峙版海报,影片中余顺天(刘德华饰)与地藏(古天乐饰)两人的形象得到进一步曝光,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也得到进一步体现。

vwin德赢登录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可能是戛纳电影节史上第一次有入选影片是由中国大陆的国际销售公司代理,那就是入选导演双周单元的比利时导演巴斯德沃斯的新片《热带离魂》。**

  《命运之夜天之杯》系列改编自日本游戏发行商TYPE-MOON的文字冒险类游戏《Fate/stay
night》,该游戏也是《命运系列》系列的最初亮相。自2014年B站(哔哩哔哩bilibili弹幕视频网站)引进根据视觉小说《Fate/stay
night》UBW线改编的剧场版动画《Fate/stay night
UBW》后,国内命运之夜迷也渐显雏形。随后,B站接连引进了十几部系列作品,并独家代理了系列手游《Fate/
Grander order》(后简称FGO)在国内爆红,培育出一批粉丝受众。

  刘德华伤后首次银幕亮相双影帝12年再度同台飙戏《扫毒2:天地对决》是刘德华古天乐继《门徒》后时隔12年再次合作,两位金像影帝同台飙戏对决看似正邪不两立的两人,却师出同门;面对二十年的兄弟情,两人因为毒品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此前在被问及片名中为何有天地对决四字时,古天乐透露道:片中要对刘德华开枪,给人带来无限猜想。一亿港币的生死赌约,一场正与邪之间的终极对决,究竟谁会赢?随着枪声落下,答案也将揭晓。

包括五部主竞赛单元的影片达内兄弟的《年轻的阿迈德》、肯洛奇的《对不起,我错过了你》、苏雷曼的《必是天堂》、德斯普里钦的《鲁贝之灯》、以及法国导演拉德利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IP解析

  刘德华古天乐因毒反目正面交锋双雄对峙引无限遐想毒品市场维持四分天下的格局已久,但自从地藏(古天乐饰)与墨西哥大毒枭跨境合作扩展势力,再加上一连串黑吃黑的动作,毒界变得风声鹤唳,警员林正风(苗侨伟饰)全力追缉毒贩。另一方面,因儿时亲眼目睹父亲被毒品所毁而嫉毒如仇的慈善家兼金融巨子余顺天(刘德华饰),正悬赏一亿歼灭香港最大毒贩,此举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原来,余顺天和地藏有着不可告人的同门关系,一场天地对决一触即发。昔日同门,有着二十年兄弟情谊的两人,究竟谁将赢得这场生死博弈?与此同时,带着妻子和队友因缉毒殉职的宿仇的缉毒警察林正风(苗侨伟饰)面对毒贩林立的局面,是否会与余顺天联手缉拿毒贩?一切答案都深藏在白色深渊下变幻莫测,等待破局。

排名第三的是德国公司The Match
Factory,他们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四部电影:

  剧场版电影宗旨在于吸引粉丝

  由邱礼涛执导,刘德华监制并领衔主演,古天乐、苗侨伟、林嘉欣、周秀娜、应采儿、卫诗雅、张国强、陈佩诗、郑则仕、欧阳靖等实力影星共同出演的电影《扫毒2:天地对决》将于7月12日全国上映。

排名第六的是法国公司Pyramide,代理了三部影片。

  五年时间成为B站镇店之宝

这些都是顶尖国际销售公司应当具备的能力。

  正在上映的《迷失之蝶》是该游戏最终路线HF线动画剧场版全三部作品中的第二章,通过女主角间桐樱的视角,讲述了御主和英灵为了得到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而相互厮杀的一场战争。它的创作者奈须蘑菇以其天马行空的创意、独特的笔法、宏大的剧情,及其背后庞大的设定量,让读者为其作品着迷。除Fate系列外,他还创作了《月姬》《空之境界》等作品,这些作品构成了被国内外受众称为月世界的独特世界观,月世界的粉丝们,也因之或被称为月球人。

是巧合吗?是运气好吗?

  ACG为英文Animation、Comic、Game三词的缩写,是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ACG文化发源于日本,以网络及其他方式传播,是为华人社会常用的亚文化词汇。根据去年二次元用户官方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二次元用户体量达到1.27亿,对15到24岁年轻群体的渗透率甚至达到了64%,可以看出如今二次元文化已经成为年轻群体的主流文化。《命运之夜》剧场版的目标人群大多还是针对ACG圈的核心受众,是一部当之无愧的粉丝向电影,这个IP的核心粉丝圈层成为剧场版票房的主力,ACG文化拥趸也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目标群体。一直致力于二次元文化研究的李煊烨告诉新京报记者,《命运之夜》两部剧场版的顺利引进,以及在国内目前合共获得超过5000万票房的成绩,都要归功于中国动漫产业日益攀升的产值和二次元群体消费能力的不断提高和消费意识的不断增强,这样的资本已经越来越无缝贴切地转化为了庞大的市场潜力。他提到,预计明年中国动漫产业的产值很有可能突破2000亿元,二次元群体的消费潜力将会更大,越来越成为不可忽视的一类受众群体。

国际销售公司的角色和任务,简单来说就是电影制片方和各国发行商之间的销售代理,他们从制片方手中购取国际销售权,然后在各大重要的电影市场上把影片卖给各个国家的发行商。

  截至目前,《命运之夜》票房已经达到了2700多万,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影院经理李玉霖表示,《迷失之蝶》确实没有什么排片优势,这个票房数字不会赔钱,但不够理想,主要是同档期还有《狮子王》《扫毒2》等大片。不少专家认为主要还是因为剧情不破圈,对于路人观众不友好,袁蕾表示,对路人观众来说,如果不了解原著世界观根本看不懂电影。这个票房真实反映了该系列国内粉丝群体的数量和消费能力。

排名第一的是法国公司WildBunch,人称戛纳毒瘤。

调查解析

意大利导演贝洛基奥的主竞赛影片《叛徒》、特别展映单元费拉拉的《托马索》、一种关注单元的《看不见的女人》以及影评人周的《无名圣人》。

  单靠粉丝力量难成爆款

美国公司FilmNation:阿莫多瓦《痛苦与荣耀》美国公司Focus和Universal:贾木许《丧尸未逝》美国公司Sony:昆汀《好莱坞往事》英国公司Mister
Smith:马力克《隐秘的生活》德国公司Coproduction
Office:豪丝娜《小小乔》韩国公司CJ:奉俊昊《寄生虫》原文链接:

  在记者采访的粉丝中,大部分都认为对目前国内广大主流电影观众来说,《命运之夜》这类文化产物毕竟小众,要将受众转换为票房还是需要长期的耕耘。票房分析师罗天文就认为,《迷失之蝶》上映的更大意义,应该还是在于进一步在国内宣传Fate系列IP,进而更好地推广Fate相关的手游、动画、周边等产品,《命运之夜》系列庞大的世界观对于吸引新粉丝来说就很有难度,加上本身题材的特殊性(历史人物性别转换等),要在国内成为主流作品具有巨大的阻力。袁蕾表示,《命运之夜》系列作品本身也不需要成为主流作品,能够培养系列的铁粉才是最重要的,整个系列作品最大的魅力就是其庞大完善的世界观和丰富的剧情与人物,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长时间的深入了解才能体会到,因此粉丝的培养速度虽然很慢,但对于作品的认同度高。不过,靠粉丝肯定无法经营起超高的票房,国内票房说到底是靠普通观众撑起来的。

No.6

  在新京报记者对抽样的80名粉丝调查中,可以发现大多数人对票房不是特别关心。资深动漫爱好者袁蕾提到,《命运之夜》的粉丝群体极为特别,调查中80人中有5人在电影院看了30次,黏性极强,但普及率不高,国内类似的粉丝群体大概只有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粉丝有这么高的黏性。在《命运之夜》刚进入国内的时期,二次元群体和市场非常小众,因此当时的爱好者具有开拓者的性质,整个系列的资料引入国内以及作品翻译都是依赖早期粉丝的自发行为,这就决定了他们拥有极高的忠诚度与黏性。银翼提到,自己认识的许多Fate粉丝,有着强大的消费力,我朋友中甚至有人去电影院看了数十遍《恶兆之花》,很多人入坑就是会这么痴迷,当然也有不少人更偏向于喜欢二次元文化,但不一定入坑月世界,这个群体也许会感兴趣进而尝试更多了解这个IP。

美国公司A24自产自销了特别展映单元的《分享》和导演双周的《灯塔》。

  由于巨大的IP系列基础在前,人物、背景、术语等设定庞大丰富,对很多观众来说,电影讲述的故事和题材从某种程度上相当陌生,作为一名Fate粉丝,NGA论坛版主银翼表示,HF电影的剧情是原著游戏里最黑暗的一个章节,正常来说即使是原著游戏玩家,也需要先通关Fate、Unlimited
Blade
Works两条路线,才能进入并理解HF线的故事。如果对原著故事进行大幅度改编的话,很多原著粉丝是难以接受的。HF系列电影本来主打的是尽可能原汁原味地将原著剧情呈现,首先还是服务于Fate系列的粉丝。对很多国内的Fate粉丝,尤其是女主间桐樱的拥趸来说,HF线能动画化,是过去难以想象的,这个剧场版甚至可以说等了十几年之久。

另外,赤角这次在戛纳电影节同时还代理了田壮壮的经典作品《盗马贼》的修复版,并将其推进了戛纳官方的经典修复单元。

  影片意义在于IP文化推广

包括主竞赛单元柯西胥的《宿命吾爱:幕间曲》、非竞赛展映的《美好年代》、特别展映的《活着和知识》,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西西里著名的熊入侵事件》。

  《命运之夜》一向被看作国内B站的镇店之宝级作品,总播放量如今已经突破了3.2亿,弹幕突破1200万,追番人数更是高达1000万。尽管算不上是主流的大众作品,但由于剧场版电影和动画的制作一向精良,在豆瓣上的平均分达到了8.3分。《命运之夜》成为中国最早一批二次元爱好者的入宅作品之一。除了影视作品大量积聚粉丝,更火爆的还有《命运之夜》的衍生产品手游FGO,这款手游国服预约人数超过了300万,曾多次进入国内畅销榜前十名,甚至一度登顶,去年全年营收达到了近30亿元。

排名第四的是法国老牌电影集团Path,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代理的四部影片。

近年来,越来越多日本动漫作品登上内地大银幕,提到日漫的概念,大多数人会想到耳熟能详的《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等超过十年的经典动漫系列。比起这类老少皆宜的经典动画,自2006年开启,有日本国民级IP之称的《命运之夜》系列则是新世代动漫的主力军,也被称为日本动画界的漫威,在国内同样有着相当庞大的粉丝基础。该动漫系列剧场版第一部《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后简称《恶兆之花》)已经在今年1月登陆全国大银幕,最终拿下超过3000万票房;仅隔半年,第二部《命运之夜天之杯:迷失之蝶》(后简称《迷失之蝶》)顺利引进在国内上映,至截稿前该片上映7天获得了2750万票房,势头比前作更好。不少专家将其定义为一次粉丝的狂欢,究竟《命运之夜》系列对粉丝的吸引力有多强?粉丝黏性能转移为多少票房?新京报记者随机抽样80名《命运之夜》电影观众进行调查,并采访业内人士及二次元文化研究者,共同来探讨二次元粉丝电影带来的市场现象。

排名第二的是法国公司MK2,人称戛纳二号毒瘤。

曾经就职过的法国销售公司Memento代理了刁亦男导演的主竞赛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跨年之恋》;

特别展映单元的《梦之山脉》、一种关注单元的《大火将至》,以及影评人周的《我们的母亲》。

拥有强大的遍布全球的导演和制片公司人脉网;具有根据剧本、素材、初剪版来预估影片电影节潜力和市场潜力的判断力和鉴赏力;跟各大电影节选片团队甚至选片总监搞好关系;熟悉全球各个国家的重要发行商;在各国都有稳定的合作发行商;**

对于作者艺术电影来说,能去什么级别的电影节,能去多少电影节,取决于电影质量,也更取决于国际销售公司的手段和能力,直接决定了影片最终能走进多少国家的影院,能被全球多少人看到。制定与影片相匹配的电影节策略,精准定位影片的国际市场,提前与各国发行商通气,亲自将影片送到选片团队手中,等等,都是一家电影国际销售公司的工作职责和任务。

纵观这16家公司,法国公司占了11家,德国公司有两家,英美加各一家。

英国公司Film
Constellation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公牛犹斗》以及特别展映单元的《家庭罗曼史有限公司》;

一起来看看其中最厉害的幕后推手是哪几家。

为了跟WildBunch竞争国际销售市场,放弃了法国国内的院线发行业务,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总共代理了五部电影。

排名第五的是法国公司Luxbox,同样代理了四部影片。

接下来十家公司各自代理了两部片。

这就是上面提到,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九部电影的国际销售权。

法国公司Playtime代理了导演双周的两部片《僵尸儿童》和《佩尔德利》;

No.4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主竞赛单元之外,其它单元都有少部分影片是在入选后才被销售公司通过谈判和竞标购取了全球销售权。

垄断魁北克电影的加拿大公司Seville代理了多兰的主竞赛影片《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兄弟的女人》;

另外还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由斯科塞斯监制的《中转站》。

No.2

法国公司Le
Pacte代理了导演双周的《智能伊夫》以及影评人周的《我失去了身体》;

No.5

法国公司Indie
Sales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祖峰处女作《六欲天》,以及导演双周拉夫迪亚兹四个半小时的《停止》;

刚好都来自同一家销售公司,而这家销售公司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总共有九部片,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代理影片最多的销售公司。

两部导演双周的《给我自由》、《水性杨花》,以及影评人周顾晓刚导演的处女作《春江水暖》。

这五部里面就包括了四部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席安玛的《年轻女孩的肖像画》、楚特的《西比勒》、波蓝波宇的《戈梅拉岛》以及迪欧普的《大西洋》;

因此

德沃斯的上一部《下一站地狱》刚去了年初的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这次新作的销售公司是中国的赤角Rediance。

另外还有20多家公司分别只代理了一部片,这里就不赘述了,但还是提一下代理主竞赛单元其它电影的国际销售公司:

举个例子,去年唯一一部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审判日》,和今年唯一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所以我和往年一样,把官方单元包括主竞赛、一种关注、非竞赛展映、特别展映,以及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近100部电影长片的背景资料都拉了一遍。

总共近40家销售公司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近100部电影长片的国际销售权。**

No.1

法国自产自销的公司SBS有两部主竞赛影片《弗兰琪》《巴克劳》,百发百中也是非常厉害;

这说明代理过胡波《大象席地而坐》的赤角作为国际销售公司,其电影节推广和国际销售的经验和能力获得了欧洲导演和片方的认可,作为一家中国公司,赤角由此正式迈入了世界电影产业和电影节体系,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而报送电影节则是他们达到销售目的的方式之一。

法国公司Charades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212号房间》以及影评人周的《我失去了身体》;

一种关注单元杜蒙的《贞德》、赵德胤的《灼人秘密》,导演双周的《无名之歌》、《孤儿》。

No.3

一部一种关注单元的俄罗斯电影《瘦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