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写标题你就输了,我就是那种看动漫会攒语录的人

2019年11月24日 - vwin德赢登录

这个男人到底拥有怎样的“魂”,实在很难看得清,但是我觉得,那是一个虽有点迟钝,但确实闪闪发亮的东西。

最后,就是很感谢银魂,除了自身带给我的欢乐和感动外,也让我在豆瓣上认识了很多朋友。就像那个谁曾经说的一样,爱银魂的家伙不可能是坏人啊。。。

     看了好长时间的银魂,总觉得有话想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种吃完牛杂后牙缝被全部塞满的感觉><,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补充的内容,好吧,事到如今只好想到哪写到哪了-

     今次还是先谈攘夷4人组吧~这么热门的人气角色,很多人都写过了,再谈起难免落俗套,但是在喜欢,只好委屈各位看我发发牢骚啦,不足的地方请不客气的PAI出来~说实话压力很大啊><
     攘夷的前途是光明的,可道路是曲折的,早期参加了攘夷战争的4人组从最根本的角度来看谁都没有彻底的放弃攘夷,高杉主张武力征服一切,用强硬的手段消灭天人及现在维护天人的幕府,当然总督大人的手段高明,借力打力,这个留在下段做专门陈述;辰马的主张是现实中比较受欢迎的也是目前被应用最广泛的一种手段,即用经济贸易使得各星球各集团利益一体话,试想侵略战争的最终目的“利益”可以用更简便更不费力的方式得到,谁还会想着打仗啊,不战而曲人之兵,高,实在是高,就是周期长了点,制度的建立及执行还有待全面系统的发展;桂的主张在某个程度和高杉是相似的,但是更为柔和一些,用高杉的口气就是“太天真了”即以江户为中心一边不疼不痒的打游击战一边妄想与幕府甚至是天人议和,但其一直坚持发展民间草根武士浪人的策略倒是很值得称赞;银时,虽然平时总把“国家啊,战争啊已经与我无关”之类的废材发言挂在嘴边,但却坚持着已被幕府与天人所摒弃的武士道,这不得不说是以自己的方式坚持着攘夷了~

 

    (一)桂小太郎
    “不是假发,是桂”初听觉得是冒着傻气的正直,后来觉得桂其实也不是完全大脑空空的脱险脑残,更像是经历了很多残酷血腥场面为继续完成“江户黎明”这一夙愿而向现实做出的一种无奈的妥协,最后竟听得有些心酸了。。。
    长达20年的攘夷战争无疑是残酷的,尤其是缺粮少弹的战争后期,恰巧桂他们就活跃在这用残酷恶劣也无法形容的攘夷战争后期,桂的个性里固执的要求一切要美好的开始也要完美结束,这就不难理解他在战争结束后也没放弃攘夷活动,但环境变了,攘夷已经不被官方支持,曾经的战友也因意见不同而各自散去,桂要靠自己的力量扛起攘夷的大旗,对手也变得复杂起来,幕府的爪牙,依旧凶狠的天人,甚至有曾经的战友,这种精神肉体都饱受摧残打击的生活,想来不会比战争时期好过到哪去,幸好目标信念和个性里的固执让他坚持下来,在混乱中生存从来都是要讲究技巧的,这时神经过于纤细敏感是会坏事或走上邪路,高杉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这我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虽然都是攘夷领袖,也都以各自的人格吸引周遭同伴为各自的事业舍生忘死,但可以看出两方阵容不同的吸引力及其所代表的阶层,高杉所吸引的同伴,不,都应该称呼为死士了,大都是拥有特意技能的奇人或狂热分子,这很适合鬼兵队的气氛,但拥有特意技能的奇人毕竟是少数,且不好控制(如藏人),这批人代表了一部分贵族武士及过激派的士族;桂的身边虽然看不到某个特别出众的助手,但这些看似普通路人甲乙的攘夷志士却是桂最为骄傲也是最后依赖的存在,他们代表了最草根的民众,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个人主观意识也不那么明确,换句话说就是比较容易洗脑,刀虽不够锋利,但使着还算顺手,且人数众多,以至于在攘夷志士的眼里,桂才是攘夷志士正统的领导人,高杉不过是旁门左道之辈。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一直想说桂的脑子不是空空的像气球,而是被残酷冷峻的现实装得太满,满得有些超过一个身经百战的斗士可以应付的程度了,攘夷的旗帜可以因为环境变化而暂时转移,但决不允许被敌人砍倒,这是立场问题,所以攘夷志士可以因遭遇窘境而显露出窘态但决不可以对攘夷活动本身有任何借口疑问,这是原则问题。要承认桂很固执,对某些事物过于执着,但固执执着不代表死板,桂把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为拉拢银时不惜拖其下水,为筹集经费上街打工,装死,逃跑已成家常便饭,撒谎找借口干脆到脸不红心不跳,但是表面上的粗线条下掩盖的是面对现实的无奈,对自己没能带领大家见到江户黎明的羞愧,这种既当爹又当妈的公益劳碌叫人看得有些心酸。。。
     再听到那句“不是假发,是桂”鼻子酸了。。。

(二)高杉晋助
      只是单看外表实在觉得高杉比自视为攘夷正统领袖的桂更适合用“狂乱贵公子”的称号,过激的行为加上一副危险份子的打扮与天人幕府向平民百姓灌输的攘夷“极恶人物”的形象吻合得紧啊。
   
    很多时候,过激思想会引发行为冲动,行为冲动容易导致事故频发,事故频发处理不得当就会真的带来失败甚至万劫不复。革命中后期这种现场屡见不鲜,但高杉似乎是个例外,他可以一面全身神经敏感纤细的咀嚼曾经的攘夷战斗一面联手春雨策划着毁灭世界的过激危险活动,两不耽误。与曾经的战友决裂不管是不是出于主观意愿,但不对感情这类麻烦事做解释确实有成大事者不拘小结的乱世枭雄气质,顺便还摆出面对困难还保持微笑的乐观者姿态。

联手海盗集团春雨对抗幕府,天人,幕府,攘夷志士几大势力,其中天人实力最强也最庞大,所以暂时不列入战略重点;攘夷志士系出同门且能帮助自己牵制天人、幕府,那么安抚就好,尽管藏人私自(注意,是私自)出动违反了事先的部署,但并不影响大方向的战略部署;幕府政权既没有天人的军事实力,也没有与自己直接的利益关系,且在经历了20年攘夷战争后的幕府也仅剩个空壳而已。所有数据显示此时选择幕府成为自己下手的目标确实是战略上的最佳时机。
   
    凭借那出自正规军素养的战略战术意识高杉自然是明白的,战争不是过家家,仅靠个人意志和几个助手是办不到的,他需要有个强大的外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春雨是个危险的外援,危险的程度并不亚于高杉本人,何况拉拢他们的代价也不菲啊,所以说红缨啊,伊东的叛乱啊不过是高杉为了转移幕府对他与春雨间危险联盟的注意力罢了,表面上桂和银时击破了高杉出场的所有阴谋,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替高杉成功的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罢了。写到这里高杉内心的阴谋阳谋已经暴露,而这一切都被他不动声色的隐藏到左眼的绷带下。

    人无完人,是人自然就会有缺陷,在下一直固执的认为缺陷是上天用于区分人类与神的标记,高杉因被暂时定位为BOSS,所以享受了没有被恶搞的待遇,但作为人的特质,高杉不是蓝染,战斗至今居然也没有找到破绽的蓝染叫人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没有缺陷破绽的人本身就就是个BUG,他不能唤起人们的共鸣,好在蓝染的设定属于非人类,不然这么大的BUG也够大家吐槽一阵子了,作为凡人的高杉也有被银时按住刀刃痛击一拳的时刻,也有没留神被桂一刀砍到腹部的窘像。。。这些无关痛痒的囧景也一并被空知猩猩像八卦新闻一样曝露出来。人也需要成长,犯错是成长的第一步,就算是蓝染大神也有做人副队长时对0番队无知的窘态,试想当年的高杉也是个肩搭同伴肩膀的攘夷好青年,到如今成为江户第一通缉犯,中间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剧变确实叫人感叹现实的残忍。

     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情节,TV版里150集中,高杉与银时那NG了好几场的类似两名队长级死神卍解的对决场面,在下一直把这段作为原创恶搞情节来看,那已经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情景了。。。木刀与玄铁的碰撞最多闪点小火花和产生点木头碎屑,不至于弄得江户都要爆炸。。。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八琪娜的魔棒变出的幻觉-
-,好了回归现实,说句不怕被人PAI的话,在下觉得单论战斗实力银时应该是在高杉之上的,高杉的优势应该是战略战术的制定和战斗时机的把握,舍弃自己的长处去与对手的强项硬碰硬-
=~这个。。。真要到了这地步,高杉大约就真的彻底败了吧。。。
    腹黑颓废美型的BOSS一般人气都惊人的高,哪怕出场的几率越来越少,这个高杉倒是同蓝染一样享受全套同等待遇(喂喂,你到底对蓝染有多纠结啊!)

(三)坂田银时
    友情,努力,胜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扳田银时都是标准的JUMP男主角形象,要将这位即使腰斩也不能更改这三大原则的人物和那些充满血腥,残酷,利欲的历史政治人物毫不做作的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困难的。。。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大都起源于语言的沟通,即彼此间就内心情感的变化进行不同程度的倾诉,随着相处时间及彼此了解的进一步加深,就会产生一种不需要直接语言描述且名为默契的东西,或许这样的方式更适合攘夷4人。

发现攘夷4人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桂和银时是羞于表达,而把心绪用另一种类似自我解嘲的方式传达出来,于是传说中的吐槽就出现了;高杉则是不屑表达,天才或自恃甚高的人一般不愿意把心情的变化主动告知在他看来平凡无奇的人,所以高杉的这种略带孩子气情绪是可以被理解的;辰马的话大约是因为思想太过超前,表达后不被理解吧。。。据在下愚见认为这些大约可以称为战争后遗症吧,是对经历过残酷环境的一种宣泄,根据个性的异同,症状也会有差异。

    正如桂用他特有的间歇性脱线来掩饰战争和攘夷活动给自己带来的伤痛和压力,吐槽大约可以说成是银时为摆脱战争时期所造成的阴影创伤而形成的护身符吧,烟花祭典那集,银时与高杉那段关于野兽的对话堪称银魂吐槽之经典,“高杉呐,被你这样鄙视真是让人很不爽啊,区区野兽我也是有的,不过是白色的,呐!名字?叫定春”非常巧妙的回应了高杉对自己遗失斗志的讽刺,随后的一级重拳更是恰到好处的验证了自己的回应,这种无厘头式的表达也只有拥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产生共鸣并与其一起完成吐槽。

    银时有个著名的信念主张:“坚持别人给你准备好的武士道又能怎么样?…就算难逃一死,我也要贯彻我自己的武士道,按照我自己认为美的方式生活下去,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东西!”说实话这样的主张在那个武士的一切就是腰间的刀和尊严的大切腹时代,实在是大胆而且标新领异的想法,咋看下有点像20世纪新新人类在安逸的环境下为彰显个性而标榜的宣言一样。但我要说银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白夜叉,他的誓言自然是比没见识过残酷场面的新人类要郑重内涵得多,应该说2者都不在一个层面上。经历过战争见识过残酷的人和没有任何战争经验的人无论心态和身体都会有质的差异。什么?你说无法体会战争的残忍感?那么是否有人为连续军训1个月每天站3小时军姿外加全天睡眠时间只有4小时抱怨过?是否还有人为持续加班2个月取消所有正常休假,且夜夜通宵而想跳起暴走?那么把这些在你认为痛苦的体验全部加起来再乘以500倍,细细体味其中感受,那才是战争痛苦的零头。好了,体会去吧。

    那个攘夷的大背景下,银时一直是在扮演孤胆英雄的角色,所谓白夜叉就是攘夷志士们的精神慰籍,他不属于哪个派别,也不适合哪个派别,单纯是个勇猛的斗士,就像每场战争交战双方都会对外宣传的战斗英雄一样。
     那个时代需要英雄,也更容易造就英雄,但单个英雄拯救不了一个时代,只有依附某个派别集团,就像押宝一样,押对了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押错了。。。就等着百年后在历史教课书看按执政方意识篡改的形象吧。但是不论哪个结局都不是银时愿意接受的,大约他很早就看破了这些,所以拒绝了所有派别的拉拢,选择了性格单纯而又充满生活热情的新同伴,恩,那个挂这糖分的万事屋是银时最好的归宿吧。

 

(四)扳本辰马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啊哈哈”便成了扳本辰马的关键词了,似乎一切事物在他面前都可以用啊哈哈来概括。
    唔。。。那本文也就在啊哈哈哈中结束好了- =!好了就这样吧。END
vwin德赢登录 ,    怎么可能!迂回迂回这一切只是迂回而已。(捂脸)

    说辰马在攘夷4人组里是思想前卫者想必不会有太多人怀疑,他所主张的以经济贸易使得各星球各集团利益一体话,从本质上排除暴力层面上的战争的想法即使放在21世纪的今天依然是社会的主旋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会有这样超前想法的人必然和他的出生和成长背景有极大的关系。据说听说有人说辰马是富家少爷出生,但在下翻遍漫画也没查出该论断的出处,大约是在下还不仔细吧-
=!好吧,那就假定富家少爷说成立吧,正是因为有过这样衣食无忧的经历,看过富足生活下美好笑脸,所以当天人入侵时,他的第一反应会和当时所有人一样拿起手中的刀试图夺回他脑中的美好,但辰马始终是辰马,冷静下来后,他会反思,反思为什么在夺回美好的途中又会失去一些美好。思考结束,他便会做回扳本辰马注定该做的事,驾驶飞船带着自己的主张坚定的向宇宙飞去,那一刻他也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闪闪发亮。

    中立也算是辰马的属性之一吧,他的中立与银时那种挥刀之处皆为吾家的博爱不同,在辰马的心中“我是地球人”
“天人看起来还是没有地球人可爱啊”
的攘夷思想还是存在的。只是他不再像桂和高杉一般使用武力推翻幕府和天人,改用经济利益这种软刀子。当然中立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随口喊喊的吐槽语,对手也不会因为你喊了中立就立刻停止对你的侵犯,中立也是种保护自己实力,所以快援队的商用船装备设施一点也不弱于攘夷志士的战舰。
    我们说有实力的人腰就挺得直,快援队的商船让辰马有了战争后勤的经济保障,商船上的坚甲厉炮让他有了乱世中保持中立的资格,和其他几人的笑不同,桂的笑脸后藏的是对现实的无奈,高杉的笑是对世事的嘲讽及自己过去不幸的发泄,银时的笑则是在看开一切后大彻大悟,而啊哈哈的笑声后透出的是对自己主张的坚定信仰和对未来的无比信心。

    当然辰马这种类似共产主义的思想主张在那个连初级阶段的初级阶段都没见着的年代里,就如茫茫大漠里蝼蚁微光一般希望渺茫,但光就是光,再微弱也是火的构成,只要有适合的传导物,他们也能聚成熊熊烈焰。所谓“大义”大约就是这个过程中辰马特有的表现方式吧。
    啊哈哈们,道路还很漫长哟。

 

(总结篇)

    不管你有多不愿意,但每件事都会有他终了结束的时候,银时和桂也会有老到认不出对方是谁的时候,辰马在组建快援队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为大义舍弃生命的意识,高杉更是把毁灭一切当作自己余生追逐的目标。按佛祖转世沙加的说法死亡并非一切的最终形式,而是新的开始,这点不管你是否悟到阿赖耶识第八感他都是存在的,就像老叶枯萎落地会滋养地面新芽一样,还像官方支持的攘夷战争结束了,可攘夷志士的拳拳报国心依旧存在,再比如本章节结束了,关于银魂的各类讨论仍然进行着。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着,看似起点相似的4人,各自注视的目标实质各不相同,由于起点的微差,决定了他们所走的路是永不重合的射线,走得越远彼此间的距离越大,就算偶尔相交也仅是连短暂停留都称不上的擦身而过,心里装着江户黎明的只会是桂,不可能是高杉,会为了草莓牛奶和JUMP里常说的友情留在歌舞伎地的只会是银时不可能是辰马,啊哈哈哈,老天爷就是个喜欢看残缺美的8点档苦情肥皂剧的观众,总是见不得温情的一团和气,所以啊,类似那种高举扳本辰马思想以桂小太郎为核心团结坂田银时联合高杉晋助的大团圆剧情只能出现在同人小说里了。

自由不是无法无天,而是按照自己的规则活下去。

论热血。。。客观的说,银魂并没有大肆渲染打斗场面,甚至连武器都是拿来恶搞的对象。但是每当银酱拔出刀的瞬间,那种燃起来的感觉却是很真实的。也许就是因为主角是madao,所以才感觉更燃吧。

真正的武士不是为信念牺牲,而是为了信念而活着。

记得刚开始看银魂,只是很单纯的,想找点搞笑的东西看看。剧情很轻松,出场人物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恶搞的剧情也让我感觉很不可思议,频频被戳中笑点。但突然,就陷进去了。根本就不曾想到,会为这样一部作品泥足深陷。

别再说什么快逃了,别再一个人背负起所有的事情,这太见外了,流着眼泪求我帮忙,流着鼻涕来依靠我,想哭的时候哭出来就好了,想笑的时候笑出来就好了,当你哭到人都变丑的时候,我会哭得比你更丑,当你捧腹大笑的时候,我会笑得比你更大声,只要这样就好了,比起舍弃自我高洁地死去,还不如就这样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就算有点肮脏也没关系。

从名字到情节都在恶搞?的确,银魂是kuso了很多。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罢,又有多少是银魂没有恶搞的。但至少,有很多次,被这个银色天然卷搞得哭的死去活来的。好吧,其实我看多拉A梦也能哭半天。

能收拾那个女孩的,只有我。(这句话太有爱了~~ 冲神绝对是官方CP!)

论主旨。。。我要成为银魂王?!!其实,银妈的主题真的很简单–保护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东西。曾经背负的太多,甚至连周围的同伴都无法救赎。可明知道辛苦,却总是忍不住不停将周围的一切又背负上身。至少在眼前的,想去保护,不想失去。只要刀能触及到的地方,便不容侵犯!

名为孤独的感冒,正是名为青春的疾病。

银魂完结了,真的相信不能。不只是因为被骗了很多次,只是单纯的不想接受没有银妈陪伴的星期五罢了。至于我,过了那么久才来写点评论什么的,也确实是因为有些无聊–毕竟和银妈认真,只会以惨败收场。

我没输,只要内心还没认输就不算输。

以上。

一反常态地变得软弱了呢。
因为S被打就会变弱啊,真想让你们更加温柔地对待我呢。

论情感。。。恐怕还是鸣人千里寻夫记来的露骨。虽然银妈同人多多、cp满天飞,但在整个作品中,没有刻意的去满足所谓的女性向要求,只是很自然的,在每个情节中,自然的流露着人物间的羁绊。不牵强,不执念。就连拿出官方DVD都显得和谐万分。咳咳。。。

又粗鲁,又不知天高地厚,又笨拙,可是又很温柔的你们,我最喜欢了。

然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无线网不稳定,都不知道能不能发布成功。叹。望银魂速度迈入第二季。

不是为了斩断敌人,而是为了斩断懦弱的自己,不是为了守护自己,而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灵魂。

一点都不悲哀,人就是以自卑为弹力才能跳得更高。

别在那一个劲地耍帅啊,如果真的把老头子当做父亲看待,
如果真的为老头子着想的话,就活下来,哪怕是捧着一朵老土的花,给我上他那儿扫墓去!

友情、努力、胜利(JUMP的精神)

你该不会是想同情我吧。
同情?有那种东西给你不如拌着饭吃了。打架不就是为了保护什么而打的吗?你是为了保护真选组啊。
保护…你又保护了什么?
我的原则。

比你的脑袋的病轻多了,没事的。
是吗,那就好。
假发你怎么了,一般医院无法处理所以跑动物医院来了吗?

会一脸正经地说“嘻嘻”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的脑袋一直处于off状态吧,插头从接触点脱离了吧。

一旦决定要保护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到底,这就是武士。

这就像个橡皮奶嘴,要是腰间不别点东西总觉得心神不宁。

明明是个傻瓜就别老想这些麻烦事,你只要作为你自己活下去就好了,我们无论到哪里都会保护好你的。

能实现大话的人,才称得上真正的豪杰。

喜欢的啊,甜食和,异想天开的家伙。

喂喂,你们是不是正值青春啊,年轻人对着夕阳,应该有种忍不住跑出去的冲动才对呀,你们这群白痴。

说了好多次了,忍者是猫,只要有饲料,不管对方是谁都会蹭上前去。肮脏的事也可以泰然处之,也许有人会说我们没有节操,不过,我们也确实坚守着不为人知的信条。
(关于服部说的忍者是猫武士是狗的那段话我还写到我的论文里面去了,不过那课的分很坑爹。。。)

没有你说的那么了不起。我只是,希望心爱的女人得到幸福。对成天刀不离手的我来说,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只希望她能和某个普通人成家产子,平凡地生活下去。仅此而已。

与其说他们在想什么,还不如说他们什么都没想的说。
不过,有些东西,也许只有那群人才能真正看见吧。

真是个不错的杀人鬼,能背负起那么多怨恨却受不了女孩子的哭泣吗。
你这小鬼懂什么,世界上可以有着就算不惜弄脏自己的手也要保护的东西啊,正因为是这双已经被玷污的双眼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被玷污的。

啥,你是想当丘比特吗,连老婆都跑了的丘比特,你的箭连卫生纸都射不透吧,那根本不叫箭,是pocky饼干。

把耳屎掏干净好好给我听着,我啊,为了保护这个廉价的国家的战斗这种事,根本就一次都没有过,国家灭亡也好,武士灭亡也好,都跟老子无关,我从以前开始,无论现在还是以前我所保护的都只有一样,从来就没有变过啊。

那当然,鮟鱇鱼也好纳豆也罢,东西总是越难看越好吃的。外表再逊的家伙都有它自己的一两个长处。

不去保护应该保护的东西而苟延残喘,也还是会死。一旦决定要保护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到底,博士,在你的数据有这些吗,这样的生存方式。

能吐槽的地方也太多了吧,不行了,拉尔大人,我仿佛看到了朱鹭。
认真你就输了,杰什甘,这家伙是梦想国的公民,即使牺牲一切也要完成任务。

到此为止了吗?与其落入敌人的手中,还不如最后做个真正的武士干脆利落的切腹吧。
别说傻话了,站起来。如果有时间想点什么最后美丽的话,还不如,美丽地活到最后。
(大家都是喜欢银桑这种“美丽”地活到最后的脾性吧)

好热,今天真的好热。太阳你个傻子,我给你带薪假期快给我滚蛋。

错,对于连银魂真人版都做出来的我们来说,已经不存在所谓的界线了。

真是奇特的人,不是顺着蜘蛛丝登上极乐世界,而是爬向地狱,你愚蠢的程度真是让佛祖和阎王都吃惊啊。

过年时都不懂得快乐一下的呆子无法成事。

即使被绝望击垮,我们也决不能忘记,正如有光的地方有影一样,有影的地方也必然有光。绝望的颜色越是浓重,在那里,一定会有光芒耀眼的希望。

你们遇到沮丧什么沮丧的事儿时,如何恢复心情。人啊,根据重新振作的方法,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看着比自己卑微的东西,找寻垫底的借以自慰;另一种是,看着比自己伟大的东西,狠狠地提醒毫无气度的自己。我属于后者,以前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总会跑到海边来,为了看清自己的渺小…

举起手来,敢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我就爆掉你的脑袋。
奇怪的是你吧,你赶快爆掉自己的脑袋吧,这样或许会变得比较正常点。

不去我也会死。我的体内啊,有个器官比心脏更重要,它虽然看不见,但确实在我体内从脑袋一直贯穿到胯间,就因为有它,我才能这样站得直做得正…就算脚步摇晃也能笔直地向前行。在这里退缩的话,那东西会折掉的。灵魂会折断的啊。就算心脏停止跳动,我最重要的还是它啊,就算老得弯腰驼背了,它也必须永远挺直。
就是说要为了自己的美学而去死?真是个了不得的浪漫主义者。
说什么呢,男人都是浪漫主义者啊。
不不,女生也是啦。
这样就无法保持平衡了啦,男人女人都变笨蛋了世界会变怎样啊。
现在就试验下好了。

银他妈的语录主要由三类:吐槽,励志,感人。鉴于银魂本来就一吐槽片,所以这里的都是我的萌点,感人这类的,其实要结合片子看起来才够味。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至少看到眼前有东西掉下去,还是想要给它捡起来的。(吝啬的武士道)

我只是到自己的肉体毁灭为止,都要把腰板伸直活下去而已!

一样吧,不擅长表达自己,总是找借口,这些全都是以你为原型。

银时。
啥?
你可千万不要变啊,要劈死你貌似要费点劲的,打死我也不想干。
假发,要是你变了,我二话不说就劈了你。
 
你们这些混蛋要在宇宙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我都不管。但是只要在我这把剑能达到的范围里,就是我的国家。随便闯入碰我的东西的家伙,将军也好,宇宙海盗也好,陨石也好。全部都斩!

不行,太疼了,总觉得拔的话会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起带出来。
你的肛门还连着梦想和希望吗。

我们就是这种关系吧,要是谁长歪了,另外两个人就会把他揍正回来,从前就是如此,所以我们才永远不会歪斜,才可以永远笔直地走下去,你擅自挖出的什么代沟,我们才不管呢,无论多少次,我也会跨越过去,无论多少次,我都会狠狠地揍你一拳。这样的家伙,在漫长的人生中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遇到的,我们已经很幸福了,一生中居然可以交到两个这样的损友。总悟,如果有一天我走了歪路,到时候你也要来揍我一拳哦。

无法理解吗,现在进行的这场凭吊,而且还只是为了一个人斩,不会得到任何回报,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但是在这里不出手的话,自己就会丧失掉自我。

你有背负弟子和责任的脊梁吗

那不是一种负担,我们每个人的双手都捧着很珍贵的东西,但是当你捧着它的时候,你并不会发觉,只有当它从你手中掉落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当我觉得已经很累,已经不想再理会的时候,却不知何时又已经将它背在背上。一旦没了那负担,走起来就完全不有趣了呢。

你又不是如来佛,还以为自己能拯救眼前的万物众生么。再怎么费尽周折,也有帮得了帮不了之分,不过那又怎样,你的生活方式脆弱到这样就能轻易挫败么。

被团子噎着的我,脑子里一门心思想的只是,性命算什么,重要的是不能让她继续看着我这副丑态。我竭尽全力地跑开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