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哪个才是童话,随便讲讲居然就有敏感词

2019年11月19日 - 影视影评

夏弥和楚子航那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感情,以及小龙女妹妹和芬里厄这个弱智哥哥的故事,都让我觉得非常难过,因为感觉江南写出了那样纯粹的好,然后又迅速把它们撕碎。江南一直标榜自己是个强人崇尚者,但他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没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哪怕是亲兄妹哪怕是恋人,为了一些事也不得不拔刀相见。虽然话是这样说,但你仍会深觉他心中的无奈。

能改变吗?什么换一拨人操我们?爷们你疯了?

                        《辩护人》影评
故事的内容我们大概都熟知,就是一个律师因为报恩放弃自己的康庄大道去帮被独裁政府诬陷为赤色分子的学生辩护的故事。影片从开始的励志、温情、搞笑,到后来律师和那位老板娘相遇,以为主打温馨的电影其实这时才刚刚开始,整体风格瞬间也由舒缓愉悦变成了严肃冷峻,充斥着浓郁的政治隐喻色彩,这不是一部主打赚钱的励志片,也不是传记电影,更不是主打温情的言情片,而是一部要探讨人权,探讨民主的政治电影。
这是一部改编自这事案例的韩国电影,韩影影射政治的案例早已屡见不鲜,从《熔炉》所引发大众对于聋哑儿童性侵案件的强烈关注甚至最终影响到韩国法律条文的修改,到今年的《素媛》再次进行强化;从年中时政治讽刺意味浓厚的《恐怖直播》再到如今这部取材于真实事件的《辩护人》,韩国对于历史发展中遗留下的弊病从不避讳,甚至不惜笔墨,为的只是让民众更好的了解这个国家。但是电影开头说的话很谨慎,并没有说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可能确实也有一些政治敏感性,但它确实是,所以课后其实我又去查了一下,牵扯出的东西不是一点点。《辩护人》的真实历史背景是发生于1981年的全斗焕军事独裁政府以传阅危险书籍、进行非法集会、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为由对釜山地区的大学生和活动家进行拘留刑讯的“釜林事件”。总统卢武铉就是因此事件一炮而红的,但是故事情节的许多,比如老板娘和儿子的关系,都是纯属杜撰,所以才会有片头本片以真实人物事件为背景,但内容为虚构。一个律师为正义代言,对抗黑暗的专制社会的故事,揭开了韩国的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韩国进入民主社会其实也不久,军国政治伴随着统治者独裁一直在韩国环绕,大概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末,韩国才真正意义的结束军国政治,迈入民主政治,在此之前,韩国一直对外面标榜的民主政治其实就是一场骗局,韩国所谓的三权分立,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大权掌握在总统和执政党的手中,虽然标榜三权分立,但以总统为代表的行政权始终凌驾于立法、司法权力之上,根本看不到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相互牵制、相互制衡的迹象。因此总统的每一次发言,每一个指示都会当做法律来执行,以总统为代表的行政权一直占据上风。自开启民主政治先河的总统卢泰愚上台后,这种现象才有了一些好转,但是始终得不到根治,而且因为总统都有犯错的时候,也因为他们权力实在是过大,所以连带他们身边的亲人都掌握着一些,而他们身边的人犯错和非法勾当,最终的罪名也都归于总统。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50多年来,从军人专制到民主国家,韩国历任总统都不得善终,即使是像卢泰愚、卢武铉、金泳三这样的推动韩国政治进程的总统,依然深受政治丑闻的影响,被称为“亚洲曼德拉”的金大中更因为3个儿子都涉嫌受贿而英名尽毁。而最后因家人丑闻吞枪自杀的本故事原型卢武铉最后同样用跳崖以示自己的清白同样是令人震撼的。
如果你的事业真的走上正轨,你会因为一个可能毁掉你一生的案件而奋不顾身地选择维护正义和公平吗?我想大多数不会,何况公权力之间的合作是恐怖的,没有约束的制度也是恐怖的。与恶法的斗争,最能考验一位律师的智慧和勇气,也是最需要律师挺身而出的,终结于宋佑硕含泪的微笑。一身囚服的他,输了自由,却赢了正义,输了现在,却赢了未来。卢武铉曾警告过官员,谁敢滥用职权就让他“身败名裂”,这是他的政治抱负。但他很难保证自己的亲友也能“出淤泥而不染”。他无疑是勇敢的,要知道他的成功真的来之不易,他备考了10年,落榜不是一次两次。庆幸的是他的妻子一直不离不弃,有一次为了买考试的录音机还把结婚戒指卖了。因此他挺身而出为22为被诬陷的学生时,别人都说他傻,他只是说“学生们浑身伤痕累累,他们甚至无法相信作为律师的我,用恐惧的双眼一声不响地看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由于气愤,我的头脑一片混乱,血液沸腾。”他不愿自己即将进入大学的孩子遭受这种命运,所以釜山“最能赚钱、善良本分的律师”卢武铉改变成了“搞运动的卢武铉”,开始了充满荆棘的“人权律师”之路。
vwin德赢登录 ,主演宋康昊一度因为角色的敏感而拒绝出演,但很多历史冤案如果只尘封就永不会有翻案的那一天,从电影一开始被韩国众多网友评1分以及留下偏激言论,到后来,因电影《辩护人》的热映而再次成为韩国社会热门话题的“釜林事件”25日进行了复审宣判,33年前曾被判有罪的五名被告在几十年后被法院认定无罪,洗刷了多年的冤屈。结果是达到了正义,但这背后付出的代价可否不要那么大?韩国有改变国家的电影,我们国家只有改变电影的国家。很想回到那个可以拍出《活着》《霸王别姬》的时代。时代似乎在发展,似乎我们每天高举的人权有得到伸张,也似乎法律在越来越完善。真是这样?为什么我们国家国语法律政治的电影一直处于难产,如今有人敢把文革写成剧本拿去拍电影?正如常务长对他所说的那句,“今天起,是你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是啊,汉娜•阿伦特也曾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里提出“恶之平庸”——“政治中,服从等于支持”。我们越来越习以为常很多事情,认为不能改变,其实就只是服从,变成行尸走肉,我们对国家一味的纵容不会让国家变得更好,而只是让国家的驱虫无止境的滋生。套用电影中的台词,以卵击石是没有用的,即使岩石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终究会孵化越过岩石。在暴政下法律完全服务于权力政府的存在,要追求民主主义极其不易,很佩服韩国人正视民族历史的勇气。
如果你是法律人,一定要去看《辩护人》,不论你是律师、法官、检察官、警察,还是最普通的法务人员,你会在电影当中找到自己,并在现实当中找到方向;如果你不是法律人,希望你去看《辩护人》,不论你是父亲、母亲、丈夫、妻子或是儿女,当你的身边出现了宋佑硕式的律师,请理解他,支持他,善待他。
题外话:随随便便的几个词就一直遭到和谐,想提出什么建议,连政府两个字都打不出来,这不是讽刺是什么?一刀切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激起民愤。社会是需要包容多样性的存在的,一味的封杀最终只能说明你的综合国力不够强大,没有安全感。体制有问题就要去改,不听取意见不去更改,当国家这棵大树被越来越多的虫子蛀蚀,那么就是一棵树倒下,另一棵树起来的结果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这种理智,在江南笔下《九州缥缈录》曾有人物,雪国白虎雷千叶举报恩人秋叶山城的国主时说:“男人的事业,与恩情无关。”

That’s all I want to say.

有的人接受,如楚子航和夏弥,可以杀哥哥,可以杀女盆友;有的人不接受,比如芬里厄,因为他是个弱智,所以没有选择融合,而是在复仇失败后含着死去的姐姐踉跄奔逃。

其实金融资本跟国家计委的功能差不多,都是集中社会资源办大事。但是毕竟是人,不管他搞出多么牛逼的数学模型,政府多么清廉高效或者投资者多么理性机警,到最后,你都拦不住他犯错误。

《辩护人》豆瓣9分显然高了,煽情虽然粗糙地打动了我,但不脱童话本质——当然,也许韩国人还是得了制度之佑,纵然程序违法极其严重,但尚有一个地位相对高的法院,让律师们可以做些小动作,以换来证人的出庭、外媒记者和家属的旁听,虽然于结果影响也不大。

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故意犯。片子其实已经说的很明了:金融市场就是政界商界军界合作对人民敲骨吸髓的大骗局。他们自己很清楚这是骗局,但必须演下去。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被废除基本上意味着:以前你们只能用大企业的钱去炒,现在也可以用老百姓的钱去炒啦!布拉德皮特说投资家总是把人变成数字,其实斯大林也这么想。斯大林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政治投资家,右翼其实很喜欢他,只是不好意思说。

成人童话,曾经是金庸的飞雪连天,而如今,是《辩护人》这样的了。《辩护人》也给了很多很残酷的镜头很现实的状况,只要把朴镇宇的罪名从宣扬某理念换成某疑似对立的理念,基本上就是纯粹为当下中国人而拍摄的了。或许韩国人现今是为了纪念已自杀的总统,而在我们看来,简直是为了记录我们现在尚不能用影像公映的时代。但总体上,这部电影还是温和的,人物也有理念多元化处理,并没有单纯地脸谱化描绘,最重要的是,《辩护人》里的人都不够理智,比较感情用事,比较“良心”,于是我们看得爽,是为成人童话。

最后我想说,fuck it, fuck it, fuck it

《龙族》明明是写给中学生看的书,却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冰冷残酷,大概中国人都早熟。而成年人相互追捧的《辩护人》,倒似乎更接近童话。

但有件事是有规律的:一个兵输了,最惨不过是项上一颗人头而已;但不管一将功成功败,背后都是万骨枯。资本主义讲商业神话,封建制奴隶制讲政治神话。神话背后的代价,从来是一笔带过。profit
> people或者state > people或者nations pride >
people,无所谓。总是最底下的炮灰们付出代价。熬完人油以后从头再来。本国人头不够,那就打侵略战争,熬外国人油。

于是从这种意义上说,《龙族》比《辩护人》更加成人,更加现实主义。它明白地告诉你,只有变强,才能活下去,哪怕吞噬所有你爱与不爱的人。而《辩护人》只能说,不管是车警官还是那个要宋独代该公司案件的白色西装男,那才是我们这个国度的正常人——但在那部片子里他们成了邪恶的少数。

有一篇非常好的科普文,我就不专美了:

幸运的是,都过了这许多年,吐啊吐啊,早就习惯了。

这个片子把几位投资家渲染成英雄,至少是成功者,事实并非如此。做空的行当里,输家俯拾皆是,赢家只是少数。这根神化统治者其实没啥区别。当还有底线的时候,拼的是谁底线低;没有底线时,大家只是靠运气而已。不过告诉大家你只是靠运气赢了,怎么能够服众?所以只好编故事。成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是不可能有什么“学”的,所以成功学是骗人的。

但同时,《龙族》里力强者胜的观点也说服了我。我所处的世界,确实是赢者通吃,并没有废柴存活的余地——倘若他真是废柴还过得不错,那一定是因为他的血统牛逼;也没有谁会急公好义地来秉持正义,如果不是另有所图,那么他一定是秀逗了——以为你是个值得回报的投资者。路明非可不是真的屌丝。啊,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忧伤而又绝望的事实。

所以不要扯什么姓资姓社,一个鸟样。最多是既有市场又有政府的话,市场失灵了你还有政府;但你要是只有政府,那政府完了一切就都完了。其实也是个早晚问题,没有本质区别。

豆瓣上有评论说得好,江南非常讨厌,因为当读他的书读到有情绪波动时,你就会发现自己还是个死小孩,远未称得上成熟。

绝对比华尔街之狼好很多。很燃很煽动,知识性趣味性都强的悲喜剧。

粉饰的太平,终究不是太平。一本好书,一部不错的电影,都值得看。

倘若江南将《辩护人》写进龙族吐槽,必然是“昂热嘲笑着古德里安这个老学究:‘要想在这个龙与人并存的世界上存活,你可不能指望联邦的法院或者律师们。法律只是强人制定的规则,就像黑王创造的言灵一样。’”了。

而若要在《辩护人》里寻找江南世界观的身影,大概也有半个,就是宋律师接镇宇案子前的事务长。宋接案子时,他劝宋说不要管这些事要为孩子老婆想想,宋说正是为老婆孩子以后可以过得更好才希望去改变这些,而且宋还反问事务长:“你就不担心你儿子在学校读书也会受伤害吗?”事务长还是拦着宋:“我会送他出国。”这其实是许多成功人士的心理白描。之后事务长也未曾与宋分道扬镳,但那显然也不是一个理智的正常人了。足够理智,就该在宋惹麻烦上身的时候果断跑掉——恭喜,他够格加入中国籍了。

把《龙族2》看完的时候,心里非常难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