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而从前的却那么经典,未来去向引发诸多猜测

2020年5月4日 - 影视影评

此次开机,优酷不再与之前的承制方影力娱乐合作。对于之前的剧组解散风波,总制片人袁玉梅回应道:《套路》之所以重启,是缘于我自己对项目的喜爱与坚守,更缘于各位对项目的喜爱与坚守。尽管前期遭遇一些曲折,但我们所有内容向的选择都是对的,我希望能够最终让观众看到这样一个好故事。

说到底,在很多港片中,真正的反派是这个世道以及这个世道的主要力量官府,这种对于上层建筑的极端不信任是渗透在港片的毛细血管里的。它是《监狱风云》里张耀扬所饰演的狱警,他有的只是凶残和唯利是图;它是《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里的清廷腐败;它是《倩女幽魂2
人间道》中满朝被吃掉脑髓的朝廷大员。

在宣布陆奇辞去爱奇艺董事会和薪酬委员会所任之职的同时,爱奇艺任命携程网CEO兼董事孙洁为爱奇艺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成员,任命王海峰和余正钧分别为爱奇艺董事和薪酬委员会主席。

因此,我们已于6月8日以邮递、微信等多种方式向影力发送了正式解约函。拒绝承担责任的影力目前只在拖延时间,搁置问题。

它们麻木不仁,底层群众只能自救,唯一能依靠的是反体制的黑道势力。这也是武侠小说最终由身在香港的金庸中兴的原因,也是香港把武侠片拍得最好的原因。

5月18日,百度宣布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7月起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此次爱奇艺宣布的董事会成员调整,是陆奇离任百度集团与COO后,百度系企业又一次官方披露陆奇职务变动。

记者:现在重拍《套路》,但现在还有之前的剧组工作人员滞留泰国等待结果,他们在群里说优酷完全置身事外遗弃所有工作人员,优酷对这种说法怎么看?

而丁晟太老实了,把这理解为了一种所见即所得的兄弟三角恋。

还想看更多影视讯、影视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影视频道

结合对袁玉梅的采访,再加上之前的剧组曝料,整个事件有了基本的轮廓。

这里面或多或少有些情感的因素,特别对于那些录像厅时代长大的人来说,曾经的那些港片经典,事关他们的青春,他们当然会加上些情感分,但这也不能完全抹平那种巨大的质量鸿沟。

在陆奇辞任爱奇艺董事会职务之前,有关陆奇的未来动向就已引发诸多猜测。

记者:影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作品面世,但《套路》是优酷比较重视的一个项目。在与影力合作之前,优酷方面对影力的印象怎样?为什么会选择影力?

还想看更多影视讯、影视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影视频道

6月14日,爱奇艺宣布陆奇已辞去爱奇艺董事会和薪酬委员会所任之职,同时任命百度高级副总裁、AI技术平台体系(AIG)总经理王海峰为爱奇艺董事,任命百度CFO余正钧为爱奇艺薪酬委员会主席,上述变动于2018年6月14日生效。在一个月前,陆奇辞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

在严重超支之后,影力企图用错误百出的排期表与预算表拿到优酷的追加投资。在处理欠薪问题上,对优酷方满口答应尽快处理,但实际上却置之不理。自始至终,影力都未曾自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也不愿支付任何款项来解决问题,而是一味地躲闪、逃避,造成如今僵持的局面。

这跟香港的地理和历史有关系,长久地远离政治中心,加上殖民地本身所造成的特殊政体,让他们对权力充满了冷感,这种冷感再加上平民本身对于殖民地上层政治的不信任,让香港人更愿意把希望和公义寄托在江湖及袍哥上。

vwin德赢登录 ,陆奇的动向之所以被衍生出如此多的版本,与他对百度的改革和成效有关。在百度的16个月,陆奇推出对话式AI系统DuerOS和针对自动驾驶技术的Apollo两大开放平台,多次重组百度架构,使百度形成了新的业务架构为搜索公司、AI技术平台体系、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和金融服务事业群组。通过一系列产品、架构和人事调整,陆奇落实了百度转型的决心。

事情发生之后,我方多次与影力法人进行协商谈判,希望能够尽快解决欠薪问题,影力方面口头答应会完全配合优酷,但实际却是未拿出一分钱解决项目的欠薪问题。如此,我方在多次谈判后确认,影力根本不打算支付任何款项以解决问题。

而小马对于张国荣饰演的警官阿杰的训斥,也表明了血缘的兄弟情,相对于所谓黑白正邪,有着更高的价值存在。

在头部互联网企业全面布局AI的关键时期,陆奇的众多绯闻也表示了企业发力AI的迫切以及对人才的渴望。

记者:整个剧的制作费用标准,大概是什么样的?

说得再直白点,港片的精神被安乐死了。

根据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发布的《中国海归人才吸引力报告》显示,2011-2017年间人才归国呈现逐年上升趋势。在海归人才就业前十大行业排名中,金融业和高科技分别占据了前两位。云计算、AI、区块链等是企业争夺海归人才的焦点,特别是拥有AI、大数据和软件开发类相关技能和经验的技术人才。

优酷投入巨量资源,同时也有赖诸多合作伙伴的理解与支持,才得以把项目从绝境拉了回来,项目才出现一线转机。

无论是林岭东最为大家熟知的《监狱风云》系列,还是吴宇森的《英雄本色》系列,都充斥着这种气息。在前者中,官方就是监狱,它唯一能做的,就是袖手旁观,周润发和梁家辉身在其中,就如同幼兽身在丛林之中,只能抱团取暖,才能躲过猛兽的围猎。

5月下旬,有天使投资人王冠雄爆料,阿里或力邀陆奇出任海外总裁,同时竞价排名还有腾讯,阿里和腾讯看中的都是陆奇世界顶级的AI资源和全球超大型科技公司管理经验,这正是基于进军海外的阿里和腾讯急需的。而李彦宏(百度创始人兼CEO)坚决要求用巨额期权锁定陆奇留任百度副董事长就是这个原因,最快年底见分晓。对此阿里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回应称:确实是传言,没有这回事。

袁玉梅:重启《套路》,比新开一个项目要难数倍。用剩下的费用去完成将近四分之三的量。

不幸的是,这种东西似乎天然地与我们现今的环境不相融,而这种气韵性的东西一旦失去,香港电影人除了成为熟练的技工之外,也就丧失了他们真正的能量。

阿里否认后不到一周,又有传闻称,陆奇将加入小米负责新成立的全球移动AI事业部,亦被小米否认。
甚至在陆奇离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之前,有消息称陆奇或将加盟腾讯。此外,业内还流传过陆奇加入Uber或滴滴、京东、今日头条的版本。

记者:《套路》重启后不再延用原剧组工作人员,是因为换了承制方吗?

而相较而言,穷,在内地则成了一种耻辱,更要命的是,在艺术上也成了一种耻辱。这导致的问题是我们的爱情,大多成了一种富裕之后的显摆,就像忆苦思甜饭一样。我们看不到真正穷人的爱情,也看不到凡人的爱情,只能看到更多的是成功者在完成阶层跃升之后对于往事的回味,那种凄美之中透露着一种庆幸喜悦的暗流。

原剧组工作人员无疑是此事最大的受害者,他们付出了劳动,花费了时间,却没有拿到应得的报酬,还遭遇了设备扣押、滞留泰国的困境。在影力不肯出面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优酷一时成为众矢之的。在重启《套路》这个项目后,也引发了原剧组的诸多不满。

简而言之,我们的爱情电影过早地中产阶级化了,却又还处在精神炫富的初级阶段。要拍出伍迪艾伦、伯格曼那种入腑蚀骨的大作,看起来还遥遥无期。

2、影力的态度如何?

这种自我的心理定位,让他们对精英主义以及宏大,既有着一种好奇,却也同时有着一种冷眼的透彻。

优酷:不回复,不出面,并诡辩想把自身责任转嫁优酷身上。

而真正让香港电影在大中华文化圈中鹤立鸡群的,其实就是它偏安一隅的孤岛生态中所培育出的洒脱世俗的草根精神,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生观,是那种笑看风云的政治观,是那种嘲人嘲已的处世观,是对自我身份近乎轻贱但又坚实的认同,骨子里是它对权力和上层建筑的不相信,对正统却僵化的文化的生理性反动。

日前,记者独家曝光的《套路》剧组集体被欠薪,长期滞留泰国一事有了新进展。

就像《国产零零漆》最后那把嵌在肉铺桌上的那把杀猪刀,它上面是伟人题写的民族英雄,但主人公和他的爱人,却在桌下面颠鸾倒凤。

优酷:先保密吧。

而这其中,周星驰是这一文化心理的最顶尖的践行者,他通过极度夸张的自虐的方式,来对抗现实的压力,也以这种方式来获得他的自我认同。

优酷:一方面项目超支,一方面大量工作人员没有领到薪水,影力对优酷项目造成的损害极大,同时疑点也颇多,我们保留对一切责任方、责任人采取穷尽一切法律措施进行追责的权利。

所以香港曾经有着世界上最多的卧底题材电影,无论是林岭东的《龙虎风云》,还是刘伟强的《无间道》,抑或是林超贤的《线人》,这些人物大体都在兄弟情与抽象的正义观中的挣扎。这是一种对于兄弟情过于看重后的自然反应,也只有它能与另一种价值观产生如此势均力敌的对抗。

影视周期长,不确定性多,需要周全的要素也多,做成一个项目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毁了它,一个要素就够了。

比香港电影消失更为可悲的是,香港电影精神的消失,而它的式微,让中国文化生态里,少了重要的接地气的一极。这一极,能接续到从前的左派电影,它是从《神女》《十字街头》延续而来的对底层人的尊重和关怀,是对生命活力不分是非的赞美,是一种在中华大地上蒸腾的却被内地电影人长久忽视的世俗的爱。

优酷:国外对大体量投资会采用完片担保。在美国,成本超过200万美元的独立制片大约有50%-60%是采用完片担保机制的。为了转移自己的财务风险,完片担保公司会向保险公司投保完片保险,由保险公司最终承担相关风险费用。

我们都会哀叹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但没人能解释,为什么现如今同样是香港电影导演拍的戏,但就是不好看了。

但是,在泰国实地拍摄过程中,我方却发现影力对剧组运营、管理极其不力,根本没有按照双方确认的预算明细表使用我方已投入的制作费及演员费用。尤其是对方总制片人林楷(David),在管理、执行层面存在严重问题,导致拍摄进度滞后,且预算支出严重超标。最后,在前述种种问题暴露后,影力居然选择推诿、逃避责任,令我方感到极度震惊与失望。

这种整体充满社会底层意识的个人主义,在香港电影中所释放出来的,除了江湖,另一个就是无厘头。

然而,原剧组工作人员都是与影力签约,由于影力的大面积超支,优酷已在6月8日向影力发出解约函。解约之后,优酷也无法保证与第三方工作人员的后续合作。

  2

记者:通过这次经验,优酷以后的其他项目,在合作伙伴、投资预算和资金使用上有什么更完善的方案吗?怎么来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正是这种对于体制的不信任,才让兄弟情成了老一辈香港电影中最为稳固最可依靠的东西,而官方则根本不存在,或者如空气般存在。

记者:现在新的承制方是谁,可以透露吗?

最终阿豪选择了与小马一起,一起向那个暗黑的世界开火。这是影片真正的高光时刻。

优酷在确定影力超支后,曾与影力协商,希望在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由优酷主导费用支出及对人员进行管理,但被影力拒绝。

  4

记者:对于去向不明的大量资金,优酷方面有什么打算?现在起诉了吗?

但也许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导演与内地文化环境的不相容,这并不是指他们不熟悉内地的环境,而是说港片的基本价值观,完全无法移植到内地。

1、欠薪问题是谁造成的,该由谁来解决?

无论是《喜剧之王》时扇向大学生让他保持举刀姿势的巴掌,还是《少林足球》里以打苍蝇名义打在赵薇过分化妆以至于变形的脸上的巴掌,都是将悲惨的生存处境喜剧化的努力,这种针对自我的笑声,是刺向自己最深的武器,这也让它成了最强悍的心灵防护服,这让他(他们)不会再受污辱。

优酷:优酷和影力在前期接触过程中,两边团队对剧本的开发、创作、打磨进行了一系列沟通,感觉下来对其印象还是不错的,同时影力一直积极在争取合作机会,随着我们对主创团队的逐步组局与确认,我们对项目还是有信心的。

在这种文化氛围中,对于官府的背叛从来都不是问题,但对兄弟的背叛才是真正有力量的悲剧。

影力先是满口答应会把剧组人员滞留与欠薪问题处理好,然后我们发现对方其实只是让大家各自回家,并没有结薪。影力仍然寄希望于优酷续拍同时结清影力自己该付的前账欠款,企图将其自身责任推诿到优酷身上,侥幸心理很重。

如果说我们内地的主流价值还是大一统的集体主义的话,那香港精神的主流价值其实是江湖化的个人主义。或者说,江湖文化本身就是个人主义的。

剧组解散后,由于影力方面的不作为,工作人员一度面临露宿街头的困境,优酷当时还为剧组支付了一部分酒店费用,以解燃眉之急。直到现在,优酷还在敦促影力娱乐能够尽快解决问题。

它生理本能地对正统采取了一种嘲讽的态度。

《套路》原本由优酷与影力双方合作完成,投资方为优酷,承制方为影力娱乐。在此前的合作中,优酷已经完成6382万元的投资款,其中包括一半剧集的制作费、剧组工作人员的聘用费以及其他的相关费用支出。原剧组工作人员都是与影力签约,且合约中注明了薪资由影力来发放。

为什么香港电影导演都不灵了呢?

优酷:由于影力承制《套路》项目,导致项目拍摄进度严重滞后,支出严重超标,项目被迫停拍。过程之中,优酷一直和影力保持着积极的沟通,希望及时解决问题,也主动垫付承担了部分剧组酒店的费用,收集了剧组各方的诉求。

无厘头的本质就是一种佯狂,是在习惯别人贬损后的预先自我贬损,也是通过过分夸大的自我贬损来运行的一种自我保护策略,当然也是一种社会底层对抗精英文化的一种文化自觉。它和王朔的我是流氓我怕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记者:国外在这些方面有没有更成熟的机制可以参考?

整体而言,香港电影的精神内核是与当下的我们这里完全相违背的,所以吴宇森只能拍《追捕》,又一次拙劣复刻自己的风格。而徐克只能拍《智取威虎山》,以前他电影中那种对于自由的向往、对刻板和腐朽的上层建筑的讽刺,也就荡然无存了,他成了一种纯粹的特效专家,执着于在《龙门飞甲》之类的影片中,向观众扔飞刀。而当红导演林超贤,只能去拍《红海行动》。

记者:有从业人员表示类似《套路》这个事件,业内也比较常见,您认为,这里有整个影视行业体制不完善的原因吗?

什么是港片的基本价值观?

但影力始终拒绝采纳我方建议,不肯弥补资金短缺及进行内部整改,一味要求我方追加投资,且多次提供不切实际无法落地执行的排期表以及错误百出的预算数据,企图用这些没有实操性的排期表和预算为佐证,哄骗我司追加投资以完成后续拍摄。

而在后者中,所谓黑道的道义价值,远超官方认定的正邪价值,其实影片开头就直截了当地表明这种价值观,当警察从远处走来时,小马哥赶快让路边摊快点走,这已然是对正统权力的不屑。

优酷:确实有部分人员没有继续跟组,其中有与影力仍有法律纠纷未解的,也有个人原因档期不合的,我们的目标是从时间与预算可控的范围,尽快让项目重新启动,回到正常轨道上来,这才是真正对所有人负责。导演没换,只是为了赶周期,又加了一个组。

最简单的是两个字:草根。

记者:除了最初投资的那6382万,后续优酷又为影力垫付的这些剧组酒店等费用,共计多少钱?

这也是丁晟导演的新版荒腔走板的真正原因,在老版里,阿豪(狄龙)面对的是,到底是做一个大众包括自己的血缘弟弟阿杰认可的良民,还是与小马站在一起,不辜负他俩的江湖情义但要与整个世界作对的两难选择,这是真正的艰难且深沉的抉择。

投资就是投人,迄今我们也认为《套路》所有内容向的选择都是对的,我们优酷的精力也更多投入到了剧本的打磨与优化、主创主演的选择与组局、影片风格的定位与把控,这一切都建立了我们对项目的喜爱与信心,却忽视了项目的管理者,剧组权力最大的人。

  3

优酷:对合作伙伴要建立信誉及背景调查白名单,投资预算和资金使用上需有专门的中台支持,同时派驻专业财务与执行制片人全程驻组监督。

但草根并不只是对于城市平民趣味的顺从,更本质的地方,在于它对权力本身的怀疑。

此次《套路》事件也为行业敲响警钟,付出劳动的人基本权益必须得到保障,没有契约精神的人迟早要付出代价!行业环境的肃清,行业规则的完善,需要每一个从业人员的努力!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在于这些导演创作力的衰退。这也有道理,年纪自然会带来这种可悲的变化,但这些导演整体衰退,仍然显得有些诡异。

我们给了影力数次机会,到最后通牒通知,到发解约函。

 1

我们要克服的困难非常非常多!但我不想对不起这么好的导演与演员,不想辜负一个有潜质的好项目,以及两年倾注的心血。好在导演们艺人们由衷喜爱这个项目与自己的角色,是他们支持与鼓励了我,让我们砥砺前行去完成它。

这种草根态度,体现在爱情片里,既有那种猎奇性地对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窥探,同时也会盛产那种穷小子与富家女的阶级融合的神话,但总体而言,它会有一种对于本阶层的认同。
这当然也是一种陈腐的政治正确,但这种意识让它有着一种属于无产者的活泼与有趣。这在《天若有情》《秋天的童话》《甜蜜蜜》《喜剧之王》中,都可以看到。

4、优酷重启套路为何不用原剧组?

再也找不出比香港更愿意拍摄警匪和黑道题材的地方了。而这绝对不是偶然。

从原《套路》剧组解散至今,影力并未公开回应欠薪及相关问题,一直采取的是不回复,不出面的策略。

真正的实操机制,还是责任到人,及时审核预算,保持财务明朗,信息透明,并且要杜绝同一组劳务签了两样合同。

记者:近期优酷与影力方面有接触吗?影力现在去向如何?

优酷:我们会追究影力法律责任,用法律手段让影力对优酷,对其影力签约工作人员负责。放在业界,承制方超支这几个字倒真是罕见。正常承制方应该是捂着钱袋不想花,我们为品控逼他们花出来,自己超支实属个案。

综上,优酷不可能,也没办法置身事外,优酷与广大讨薪工作人员一样,同为受害者。惟有与大家一样,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基本权益。是谁把项目推向了几近绝境,甚至妄图扼杀项目的一线转机,优酷一定会要一个说法和结果!

那么,原《套路》剧组被欠薪之事该如何解决?影力方面为何迟迟不肯出面?新《套路》开拍是否会追加投资?为了理清诸多疑问,还原事实的真相,记者在第一时间独家专访了阿里文娱大优酷天行工作室总经理、《套路》总制片人袁玉梅。

时间不等人,我方已经付出了高额的金钱成本,不能再放任时间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且项目剩下的预算绝无可能承担在泰国继续拍摄的花费,在时间与金钱的严峻形势面前,我方必须先保证拍出一个完整的剧集,以不负前期高额的投入,因此不得不选择立即止损,解散在泰国的剧组实为不得以之举。

首先,优酷绝对不可能对同一名目重复打款,我们已足额支付了过半制作和劳务所需费用,但看到的是不足1/4的零散素材;其次,浙江影力在制作预算限度内按时、保质、保量完成该剧的拍摄与制作已完全不可能。影力既无承担超支费用且向优酷赔偿前期损失的诚意,更无继续完成该剧拍摄制作的履约能力,双方已不再有继续共同合作的信赖基础。

并且优酷始终准时、足额付款,但影力却没将优酷已打的款项给广大主演与主创支付下去,出现大面积欠款,倒是影力方总监制及总制片人林楷(David)的酬金已支付了七成,令人惊讶,更令人愤慨。优酷已经数次敦促影力尽快解决以上剧组劳务问题,这也是影力迟早会面对与承担的责任。

在采访中,袁玉梅向记者坦言:这次是太痛苦的经历.为了保证最大程度地还原真相、听到来自官方的声音,以下内容整理自记者采访:

记者:之前《套路》剧组大量工作人员被欠薪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优酷之后会继续参与这部分的善后吗?

明确情况后,为促使该剧能够继续拍摄,确保实现双方签订合作协议的根本目的,我方多次与影力进行电话沟通以及双方会面协商,期望影力能够填补资金短缺、推动该剧后续拍摄,且我方希望在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由优酷主导费用支出及对人员进行管理,确保不再出现超支、超时情况。

3、优酷的态度如何?

优酷:首先需要强调的是,优酷从未置身事外。优酷是投资方,影力是承制方,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和影力签约,优酷始终按时足额支付投资款,影力管理不善导致超支,只拍出区区不到7集的产出,却还欠付大量工作人员的薪水,实乃匪夷所思。

当下,国内的行业规则或许还不够完善,但至少在一个项目的孵化上,出品方、承制方都应该遵守契约。没有契约精神又何谈规则二字!

从双方签订的协约来看,影力的超支是造成原剧组工作人员没有按时拿到相应酬劳的直接原因。但对于为何超支,影力方面直到目前仍未给出合理的解释。

影视,一是周期,二是预算,周期直接影响预算。影力提供的追加都是建立在发来的一版版错误百出的排期表与预算表基础上,比如排播表只是想当然把场景罗列一起,我们根据场景一调剧本,发现一个组一天等于排了40页!预算表中更是减少了工作内容,或者excel里许多计算错误,我们是要客观完成拍摄的可以落地执行的预算与排期,所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追加似乎只在催促打下一笔款,而不是来客观为项目不打折扣完成为出发点,因此变得毫无意义。

网络剧集行业处于升级阶段,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投资方与承制方都在磨合与探索,既要创新求变,也要尊重影视规律,拥有匠心。传统公司之外,我们这些年与一些年轻团队与新锐公司也合作愉快,很多主创都是全情投入,令人感动。所以虽然很受伤,但《套路》插曲只是极少数案例,总体趋势和行业主流是向好的,我们坚信并会为之持续努力。

优酷:优酷当初与影力签订合作协议的目的是为了按期、保质保量完成该剧的拍摄、制作以及如期向公众播出,因此双方特别在合作协议中约定:因浙江影力原因出现超支情况导致制作预算总成本增加,应由浙江影力自行负担。

综上,无论是基于该剧拍摄严重滞后,且影力拖欠第三方高额外债不还之事实,亦或是影力逃避承担弥补制作预算资金短缺之消极态度,我方已失去信心,遂告知影力须在规定期限前付清欠付艺人、导演及合作方等所有费用;同时收回剧组一切资产,并向优酷完成资产交割。但是影力始终不想承担责任,一味躲闪,只想让优酷接盘所有影力的历史错误。

和所有工作人员一样,优酷也是受害者。优酷原本预算拍摄12集花费6382万,平均单集531万,已经是绝对的头部大剧。然而,与影力的合作让《套路》几经波折,如果项目就此搁浅,6382万的投资款将全部付之东流。为了止损,优酷只能选择重启。

今日(6月19日),优酷自制剧集《套路》在海口举行一场主题为反套路的开机仪式。总制片人袁玉梅、导演刘国昌、柯政铭及演员明道、江铠同、李思函、余思潞、马翼、何泽远、丁志勇、马赛悉数到场。

袁玉梅:这个需财务再核算。只是我的脑海里已深深烙入6382(万元)这个数字。

记者:现在的影力是在如何拖延时间不支付欠款?是不回复,不出面?还是说找其他的理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