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vwin德赢登录】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流量文化重新定义

2020年4月26日 - 影视影评

剧透一直以来都是件不大招人待见的事儿。不管是写影评、卖安利,为了避免被谴责,大家通常都会恪守节操地问一句要剧透了你没关系吧,或者单独加一行风险提示想好了再往下拉。

网络造星究竟是粉丝自发无意识行为,还是团队蓄意引导,很难划一个明确的分界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粉丝自来水行为与团队营销一拍即合,各自发力。

Cineplex零食外卖服务中,有一项主推的捆绑套餐叫Cineplex Movie-Night In。

再换个角度想想,我们对剧透的容忍度,其实也跟多个因素相关:作品本身的特点(悬疑还是言情?)、观众本人的爱好和目的(喜不喜欢套路型爽剧?想烧脑还是想放松?),乃至作品质量(剧不剧透都一个样的那种),等等。Tobin还补充了一个USAtoday报道过的例子:《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暗黑展开,着实吓到了某些原以为它是合家欢电影的影迷不同的个体,感受是千差万别的。

不过这也助推徐峥成为近期继朱一龙、白宇两位当红小生后的又一位现象级流量,在微博超话里位列前茅,打败众多流量明星。徐峥本人在接受采访时也对自己突然变身流量小生而感到惊讶,笑称自己是老树开花。

为了找回那些流失的观众,很多院线开始打价格战反击。比如,美国AMC提供价值19.95美元的月票,可以每周免费看3部电影(包括IMAX和3D),这些优惠大大激发了消费者想去电影院观影的欲望。

剧透会影响体验吗?

白宇、朱一龙蹿红之后,白龙冠天被粉丝意念出道,即白宇、朱一龙、翟天临、彭冠英四人,因后二人与朱一龙为同班同学且演艺经历相似而强行组队。粉丝主导成团的白龙冠天并非没有市场。

如果只是单纯的与外卖应用合作,其受众问题会更凸显。加上并不优惠的价格,这项服务的寿命也很短暂。

首先,两个实验说的是平均水平,不代表每个受访者都持同样的观点。第二,两个实验侧重点不同,前者的逻辑是,剧透会让人把精力从大结局挪到中途的细节和线索上,发现更多有意思的点,最终效用并不会减少。而后者则倾向于认为这事儿还得分人,如果读者要的是过程的跌宕起伏感,那剧透就让人不怎么痛快了。

微博数由数百狂飙到十几万

近日,加拿大院线巨头Cineplex宣布与Uber旗下的外卖应用Uber
Eats合作,将自家院线的零食:爆米花、热狗、可乐等全部上架,为消费者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

根据俄亥俄大学认知科学学者VeraTobin的说法,知识的诅咒(theCurseofKnowledge)算是讨厌剧透的一个比较明显的理由。

值得一提的是,流量肆虐背后,套路却有些相似,炒cp,病毒式表情包、各式段子等等都成了通行的操作。特别是组团炒CP颇受追捧。

很明显,Cineplex这次主打的捆绑套餐,要比一次普通观影贵2美元左右(不含配送费)。而且,这项服务中推出的高清电影租赁服务,并不包括正上映的院线新片。

2011年,加州大学的两位心理学家JonathanLevitt和NicholasChristenfeld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让受访者们阅读一些短篇小说,并让其中一部分人提前看到某些情节片段。研究者发现,平均来说,先得到剧透的人对作品的总体喜爱程度更高一点。

这样的抱团行为是否系团队有意为之,其实在不少影视剧的宣发过程中便初现端倪。

vwin德赢登录,Cineplex这次主动对流媒体受众示好,虽然被认为有谄媚嫌疑,但也说明传统院线终于要正视流媒体盛行的现状。只不过,在合作方式上,还要再仔细斟酌。

三个字:看情况。

比如在《我的前半生》中薛甄珠口红造型出来之后,在该宣发团队有意识的引导下,求薛甄珠口红色号的声音不绝如缕,甚至在官博底下组团求色号,官方吊足观众兴趣之后才公布口红色号。

小编在Cineplex
APP上,查看了一家位于加拿大的影院,选了一张7月2日的《侏罗纪公园2》IMAX通用电影票,价格是16.99美元。加上影院1杯可乐+1桶爆米花均价10美元的价格来看,这次观影费用总计26.99美元。

连起来的话就是,如果看重故事转折,剧透会降低悬念引发的快感;如果主攻剧情细节,损失可能就没那么大。

以最近大火的朱一龙为例,他目前已经位列明星榜第二位,热度仅次于蔡徐坤,流量转化为数据速度之快。花式上热搜,热度可见一斑。

呵呵,看起来Cineplex把这项服务当做一次与时俱进的商业行为。

知识的诅咒

群嘲固化的粉丝经济形态

爆米花已成影院消费习惯

那我们该怎么理解这种矛盾呢?theConversation在一篇报道中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捆绑cp:做表情包、创新名词、挖旧梗、炒话题**

与流媒体合作才是明智之举

看起来剧透好像是可以部分解除危机了,然而后面还有个转折:2015年,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学者BenjaminJohnson在重复该实验之后,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剧透会破坏体验,它削弱了故事的感染力和读者的身临其境感。

重新定义流量现象,抱团取暖为上策

那这项服务是否能成行?我们有好戏今天从这项新服务的价格、合作方式等方面来综合分析了一番。

不过习惯归习惯,还真有人仔细分析了我们为啥不喜欢剧透,理由可能比单纯的知道了就不好玩了稍微复杂一点。

近日,徐峥凭借电影点映口碑炸裂,引发大量自来水逆流冲进饭圈,一夜打进鲜肉流量圈。事件起因源自于豆瓣八组的一则帖子,该帖子明确指出在某匿名论坛上有网友对徐峥人气表示不屑,质疑他的票房号召力。

也就是说,它的顾客只限定于50个城市里,居住地离Cineplex电影院不算太远,而且喜欢用流媒体观影的消费者,这就缩小了它的受众范围。

最后说,剧透最主要削弱的还是观众们想看故事的迫切心理(片方当然不希望这样)。考虑到这点,再加上它因人而异的杀伤力,剧透礼仪作为当代互联网基本美德之一,还是有必要普及的。

超话连续几日排名第二

小编随机问了几位每次去电影院观影,都必买爆米花的朋友,假如中国内地的院线也与外卖app合作售卖爆米花,会不会选择购买。

Tobin认为,任何接收到的初始信息都会影响后续的判定。她提到一项2006年的研究:即使是专业法学人士,在讨论案件的时候也无法完全避开前期无关因素的影响。简单来说,剧透让一个谜不再是谜,它的锚定效应(认知偏差的一种,我所之前介绍过)会限制我们的想象力。

这背后,镇魂女孩功不可没。因粉该剧而集结的镇魂女孩(鬼)们,不遗余力地在各大社交平台安利《镇魂》,做表情包、创新名词、挖旧梗、炒话题等等,无所不用其极。**

第三,爆米花还是电影院观影的标配。

比如,如果不知道某个数学题的答案,你可能会觉得毫无头绪不知从何解起,但是答案一公布,你又会觉得哎怎么好像也没有很难;同样地,球赛出结果之前,说哪方胜利好像都有道理,但如果已经知道谁赢了,你可能会想分明就应该是这样啊。

而在这看似突然的蹿红背后,实际上是有一些程式化、套路化的操作,前期可能是自来水行为,但到中后期总归有团队刻意引导的成分在,双方界限暧昧不明,以相互成全之态齐力缔造一个又一个的流量现象和热点话题。

  难以想象,谁会为这个价格买单

这个词看着不太好懂,其实指的是一种相当日常的感受:对某件事情的熟悉,会导致我们想不到它还会是别的什么样子,也无法理解它在别人眼中会是什么样子。

七月伊始,流量圈几经变化,朱一龙、白宇凭借《镇魂》剧集大爆,流量迅速窜升,徐峥横空出世,成为新晋爆款流量。流量王不再是年轻小鲜肉的专属,粉丝文化开始跳出圈层,流量现象被重新定义。

毕竟电影院,还是一个让观众看电影的地方。

但这个结果也可以解释成,先看到的片段增加了阅读者对故事的熟悉程度,而熟悉是可以增加好感的。所以,研究者又测试了更简单易懂、对所有人来说熟悉程度相同的文本,结论依然是如此。

粉丝文化跳出圈层,中年实力演员成为顶级流量

最后,我们回到文章开始抛出的疑问。院线是否真的要对流媒体低头了?

一时间,《镇魂》相关的各类表情包轰炸了微博,在朋友圈等社交网络病毒式传播,连白宇、朱一龙此前参演的电视剧、广告、伴郎视频等都成为粉丝挖梗的新素材,如朱一龙老师曾经的毛猴扮相,白宇脸型被戏称像芒果,各种旧梗新梗加造梗,镇魂女孩俨然已走向产业链上游,基本上没宣发什么事。

比一张电影票还贵

这一场由网友掀起的流量狂欢大比拼,从侧面反映了大众对于当前已经剑走偏锋,略显畸形的粉丝经济的不满;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网络造星态势迅猛,现象级爆红速度已非个例。这也不禁发人深思,毕竟徐峥可以从实力派一夜之间成为顶级流量,但顶级流量却没法一夜之间成为实力派。

首先,它占院线收入很大的比重。

被遗忘的实力派演员,通过这样的方式,乘流量之风走进大众视野。

自Cineplex推出外卖服务的消息发布以来,许多网友问,这项服务是否可以移植到中国大陆?

《镇魂》因粉丝追捧巍澜组合而改变营销方式,如各集标题均与两男主互动有关,略显暧昧,满足观众幻想情结。官博发文也多以朱一龙、白宇在剧中或拍摄花絮时的互动为主,与粉丝心照不宣地高扬社会主义兄弟情旗帜。在团队有意识引导下,粉丝亦接力大肆宣扬其中正义、士为知己者死等正能量内容,拔高剧集定位。

这样的价格,国外的老百姓是否买单呢?

随后该贴不断发酵,蒸饭们纷纷涌出,力挺徐峥以及他的新作《我不是药神》,抵制饭圈文化粉圈即世界的畸形心态。粉丝自诩为蒸饭,照搬流量明星宣发模式,把徐铮叫山争大哥,签到打卡、刷话题热度、做表情包,超话导语也是闭着眼猛夸:素颜也闪闪发光的脸蛋、人群中突出的雕塑般外貌的持有者、天蓬元帅下凡的神颜山争哥哥,冲啊!堪称大型尬吹现场。

移植中国不太现实,

界限暧昧不明,或相互成全

套餐包括:为消费者提供一次高清电影租聘服务,以及中号爆米花、糖果和饮料,一共售价28.99美元(不含配送费)。

从目前市场反应来看,粉丝经济已不再是偶像派独领风骚,宣发若是给力,演技派也能从中分一杯羹。由此可见,以作品为本位,以演员业务能力为本位正在回归,但同时流量也是不能放弃的,毕竟保持话题度与流量效应才能为演员增加更多的曝光度。只是当前的流量以不再仅仅从属好看的皮囊,从肤浅到深刻,或许是我国当前粉丝文化的一大进步。

我们再看一份普通2人套餐的价格,1桶大份爆米花+1杯可乐+1杯雪碧=17.99美元(不加配送费),依然要比一张电影票贵。

自来水行为or团队蓄意引导**

院线经理也会牢牢抓住爆米花这颗摇钱树,为影院提升营业额。从这一现状来看,中国院线的零食业务,还没有放到外卖app上售卖的必要。

这样的场景何其相似。去年雷佳音、郭京飞、李光洁组成TF老boys后,三人的事业都迎来大跨步。他们在各自宣传时,TF老BOYS都是宣传重点,为他们带来了很高的话题热度。

对此,我的看法是:不现实。

Cineplex与外卖应用合作,主要是因为影院票房收到流媒体冲击,想通过这项业务恢复爆米花以往带来的红利。

很明显,Cineplex这项服务的目标群体是流媒体受众,他们每天从流媒体应用上得到的信息,远比社交媒体和网站要来的多。所以,Cineplex只有跟流媒体公司合作,才能最快的让流媒体受众知道这项服务,并为其买单。

而且,他们对于价格和配送时间也比较看重,如果加上配送费超出原价,基本也不会购买。

其实还没到那个程度。流媒体大火,本质是顺应了移动应用的大趋势,它们意识到内容的重要性,开始集结优质资源拍摄网大和网剧。但院线电影,依然是它们最想撬开的市场。这也说明,传统院线的价值是不可撼动和取代的。

其次,中国的流媒体还无法和院线抗衡。

消息一出,有不少人认为,院线开始向流媒体低头了。

我从facebook和twitter上搜集了一些消费者的反映,大多数人都表示贵,并怀疑这项服务是否能长久进行。

只有外卖应用还不够,

套餐价格+配送费,

他们给出的答案比较统一:基本是不会。

近几年,以Netflix、亚马逊为首的流媒体被不少人视为传统院线的搅局者。他们的快速崛起,不仅抢走了一批电影院的观众,也增加院线之间的竞争。

首先,加拿大Cineplex旗下有60家影院提供这次零食配送服务。其次,配送商Uber
Eats在加拿大覆盖了50个城市。

中国票房在今年年初突破了200亿,超过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在这强劲的数字背后,各大院线的爆米花零食营业额也占了不小的比重。从各大院线的2017年财报来看,其零食毛利率维持在50%左右。

因为爆米花要在电影院里吃才有感觉啊!显然,爆米花已经变成影院消费的一种心理习惯。

这意味着,观众在家里用流媒体观影时,只需一键下单,就可以体验与影院观影相似的享受。

但Cineplex却与其它院线背道而驰,推出这项外卖服务显然是想顺应流媒体大热的趋势,从中分一杯羹。

而且这50个城市里的居民,基本是从广告和社交媒体这两种媒介上,得知Cineplex这项新服务。对于熟悉Cineplex爆米花品质的观众来说,整个购买流程相对简单;而对于不熟悉的观众来说,其价格会成为是否购买的首要判决条件,但Cineplex的套餐价格并不具备优势。

这是一次100%的涨价行为,加上其它费用,一桶爆米花竟能卖到10-15美元,

Cineplex最近的租赁片单前六名

这说明,中国内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电影院观影,并且会主动买爆米花进场,爆米花带来的利润只会越来越大。

官方这么解释此次的做法Cineplex在投资创新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如今我们正在把这种方式从影院延伸到客人的客厅。

院线要对流媒体投降了?

但国内流媒体的冲击,目前无法与传统院线市场抗衡。加上近几年各种低俗网剧、网大层出不穷,大家提到高质量的观影享受,还是会首选电影院观影。

算完价格,我们再来看看,Cineplex新服务的覆盖群体有多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