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谁将赢得信任,粉丝追星为何如此疯狂

2020年4月14日 - 影视影评

表面上,它们都表现为大量资金归集到某一处,但非法集资本质上是违法承诺保本的投资行为;而粉丝集资的目的是共同的消费(或捐赠、赠与),不是为了获得投资收益。曾杰说。

虽然这次改制称不上大事,但对于行业,这或许将是摒弃唯流量论的一个开始;而对于爱奇艺,建立全新的评价模式,称得上一次充满勇气和决心的尝试。

动画IP对于票房的长效加持,在市场上得到了印证。同样也与中国整体观影群体扩大,电影市场整体发展有关。

这种短时间内就能筹到大数额金钱的粉丝集资,属于非法集资行为吗?

应当看到,爱奇艺的这一决定对于影视圈确实具有革新意义,而此番放弃传统的唯流量制,也颇有壮士断腕的意思。

单片票房跌至四年来最低

有评论称,偶像带给自己力量,粉丝们愿意花钱为其应援本是一种自愿行为,但是如何理性引导,有无更规范的监督环境、透明的财务公开制度,仍需要粉丝团体的不断规范和自律。

如果你现在打开爱奇艺,影视剧的播放量已经变成了热度值,如《延禧攻略》的热度值是9771,《天盛长歌》的热度值是6367,《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热度值是8282。

由央视出品的《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俄罗斯奇遇记》系列的前两部作品票房收入分别为4236万(2014年)、9030.2万(2016年)。本部作品1.6亿的票房,既是前两部电影作品制作经验积累的结果,也与近年来《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这一IP近年来不断推出新作,热度持续保持有关。

上个月,某档偶像综艺节目结束之后曾传出粉丝后援会头子卷款而逃的传闻,赛后,粉丝们质疑募集款项的去向问题,涉及非法集资的争议屡屡被人谈及。

壮士断腕,流量时代将终结?

但就国产电影而言,今年的暑期档也有不错的亮点今年五部票房破亿的电影,三部来自于国产动画《风语咒》《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神秘世界历险记4》,是近年来的数量之最,且其中两部的动画续作,皆为系列作品中首次破亿。

目前,有多个粉丝互动类app推出应援功能,粉丝可以自行选择购买的金额和数量,从2元、10元,至几百元、上千元不等。

半公开到非透明,改制也有问题

今年的暑期档格外惨淡的原因之一,在于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爆款。

如胡歌微博所发出的倡议,多关注公益和慈善,这样的理性追星才应该是更值得提倡的粉丝应援。

其中,用户观看行为数据是指一个视频内容被用户观看的整体时长数据、以及用户对一个视频内容观看完成度的数据;互动行为数据是用户在观看内容时产生的评论、点赞、转发、弹幕、点击拖拽等数据;分享行为数据是用户在观看内容时产生的对内、对外分享数据。

续作电影整体领跑,

而随着今年两档偶像培养型综艺节目的火爆,粉丝集资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

众所周知,影视剧刷量已经是一门不成文的大生意,而动辄上百亿的流量数字,让人更加怀疑其中究竟有多少猫腻。

供给不足,消费不足,供需失衡的动画电影市场还有多久留住观众的时间?

一些追星类的应援软件是否具有募款的资质,如何对平台上募集的款项进行监管、有没有针对未成年人的约束机制,也是需要深究的难题。

《人民日报》将矛头直指影视圈刷量乱象,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而那些高播放量的剧集,有一些是粉丝自发的有组织有规模的刷量,也有一些是投机取巧的制片方为了面子上好看花钱刷的。

市场缺乏爆款,

vwin德赢登录,理性粉丝应援:用公益送去祝福

这种综合考量的数据将影视剧从简单的一维度评测改成了多维度评测。在理论上,这种方法当然能更好地展现出一部剧的热度。

尾部作品过多而头部作品稀缺,导致动画市场的供给与需求端出现了严重的失衡。一位家长告诉数娱梦工厂:在需要父母陪伴观影的前提下,暑期档对于孩子的意义并不大,只要作品口碑好加上孩子喜欢就会考虑,即使平时周末也能够带孩子去影院,但往往经常是孩子想看电影却在影院找不到合适的片子。而这些需要父母陪伴的孩子,是低幼向作品的核心受众。

据统计,在《创造101》的收官节目中,公开的粉丝集资总额达到了4000万以上,粉丝集资行为变得越来越壕。

看不懂测算的公式,热度的准确性在心里就已打了折扣。在面对口碑稳定的影视剧时,热度的多少不存在引发问题的空间,但对于更多两极分化或不温不火的影视剧,点击量所反应的热度或将反显示地更直观一些。毕竟热度会给爱奇艺更多容易隐藏的操作空间。

供给与需求差异进一步扩大

还有许多粉丝同公益机构合作、甚至自发设立公益机构开展公益慈善活动,发挥偶像的榜样作用。

可以说,爱奇艺此番放弃播放量的举动,颇有不破不立的色彩。

而本来能在票房上有所突破的进口电影《超人总动员2》,却在中国市场上显示出了相当的水土不服。

小李告诉记者,一般正经的粉丝会在活动期间会不停的在群里喊不要上当受骗,大家也都会在粉丝团的微博下评论。

据了解,爱奇艺设置的热度指标包含用户观看行为数据、互动行为数据、分享行为等综合数据维度。后续还将增加热度排行榜、内容既往热度曲线、峰值热度排行榜等给用户参考。

单片票房滑落,动画市场

再如,演员王凯的粉丝则以他在影视作品中的角色为名,集资帮助修筑了多条公路;

但是,就像刷量的故事让观众们对流量正在失去信任,爱奇艺的不破不立,终究是希望能得到更多观众的信任。

而今年的暑期档,票房前五名相加仅有9.25亿,甚至不及往年单部作品。票房冠军为3.54亿的《超人总动员2》,也是唯一一部在暑期档期内票房超过2亿的动画电影。无论国产动画还是进口动画既没有出现像2016年多强并驱的增长,也没有出现15年、17年单部票房的强势拉动,峰值电影的下滑不仅也导致单片票房下滑,也造成了整体票房无力。

在粉丝互动软件上,公益活动也是当前粉丝应援时的重要项目之一,一些官方后援会会在社交网络平台或者软件上发起活动号召,鼓励粉丝们以明星名义来捐赠图书室、修路、参与植树等,把明星的集资影响力转化到社会公益服务中。

然而,和简单的点击量相比,爱奇艺对热度的测算实在复杂,对于观众如此,对于广告商来说也未必值得信赖,更别提或许还有更多数据将被隐藏在幕后。

而年纪更长的学生群体和年轻人,即使对于动画电影保持着相当兴趣,但并没有刚需,几乎只有头部作品才能够打动他们,小屏幕的众多娱乐方式是电影市场有力竞争对手。

粉丝集资应援为了什么?

以下为声明正文:

另一部破亿的进口电影《精灵旅社3:疯狂假期》同样刷新系列作品票房:两部前作分别上映于2013年和2015年,票房收入7441.9万、1.19亿。

广强律师事务所非法集资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曾杰表示,粉丝集资是多个普通民事主体自主处理自己消费的行为,数额再大也不会涉嫌非法集资犯罪问题。

8月22日,《人民日报》就对影视剧的流量发出质疑,尽管点击量高并不一定意味着刷流量,但商业利益驱使下的流量造假行为确实存在,甚至已经成为行业潜规则。甚至刷播放量成为了一条灰色产业链,明码标价,大部分视频平台5元就能刷1万点击量,一天刷个上千万流量没问题。

由于真人电影市场高质量高票房的电影扎堆出现,今年暑期档不少国产动画电影都选择了通过调档、撤档避其锋芒。原本计划上映14部的国产动画电影中,最终只有11部上映,且其中5部经历调档。

集资结束之后,发起应援的粉丝后援会通常会在QQ群、微博、贴吧等社交网络平台公开资金的具体明细,告知粉丝们的资金去向,如有多出的余额通常会留待下次活动使用。

从这个角度看,多维度的评测,一方面具备革新的优势,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必须重新培养信任。而信任的培养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更难得的坚持。或许正是考虑到其中的难点,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也表示未来并不排除恢复前台流量显示的可能性。

同样选择撤档的还有由阿里巴巴、万达出品的动画电影《未来机器城》,官方给出的理由是配合国际发行节奏,亦有消息传言认为或受到暴走漫画被查出封禁的影响。

在豪华奢侈的粉丝集资屡受质疑的同时,近年来,明星和粉丝圈都开始倡导一种更加理性的集资应援方式:公益应援。

关闭了播放量数据,爱奇艺新的替代办法是以综合用户讨论度、互动量、多维度播放类指标的内容热度进行代替。

自2015年的《大圣归来》创造了票房奇迹后,尽管每年都有几部全年龄向动画电影的上映,但最终票房成绩总额始终无法超越《大圣归来》。全年龄向的动画电影对于市场冲击进一步减小,动画电影市场再度回到低幼向的主流。

粉丝圈的集资,集的是什么?除了豪华庆生,粉丝集资还有哪些新用途?粉丝又如何理智追星呢?近日,记者展开了调查。

这就天然容易激起人们的怀疑。

自2013年暑期档动画电影实现三级跳,在2016年达到20.52亿的顶峰后,2017年、2018年暑期档已经出现了连续两年的票房下滑,尽管今年在影片在总体数量上有所回升,但市场缺乏头部爆款、低幼向作品重新占据主导、动画电影的供给与需求差距进一步拉大,这一切似乎都在证明:动画电影离一个相对成熟市场还有十分遥远的距离。

小李从小学起就是王力宏的忠实粉丝,她曾参与过多次粉丝后援会组织的演唱会应援,比如买灯牌、应援服等等,还为偶像买过一些应用软件的首页头条。

声明内容称,由于网络视听内容评判标准呈现单一化趋势,播放量攀比带来的负面效应日益凸显,行业的健康成长遭到破坏。爱奇艺决定响应国家政策,关闭显示前台播放量,坚持以品质评价为核心导向,从客观上改变行业唯数据竞赛的现状。

单片票房下滑至0.63亿,出现了四年来的最低点,是整体动画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目前常见的集资活动有生日会应援、演唱会应援、见面会应援等,还有为偶像的新歌数据打榜、电影包场、专辑冲销量等,一些粉丝团体还会发起用于长期应援活动的存钱罐。

爱奇艺这一招另开门户,斩断了流量的好处,对于行业的更新来说着实具有特别的意义。

据第三方票务平台数据显示,整体动画电影市场的票房占从10.53%下滑至8.16%,但排片占比却从13.86%上升至14.55%。一方面是由于动画市场的整体增长速度不及整体电影市场的扩张,另一方面,随着院线布局的下沉,市场的人数增长不及院线的增幅。

例如,李宇春歌迷发起的玉米爱心基金,是中国首个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募集善款累计超1400余万元,12年来直接受益人数超过60000人;

毕竟,在刚刚过去的暑期档,正是爱奇艺独播的《延禧攻略》取得了超150亿的播放量。不管这个数据是真是假,《延禧攻略》在数据上已成为今年到目前为止播放量最高的独播剧。再往前推,爱奇艺在流量时代也始终站在高处,属于唯流量论的受益者。

《超人总动员2》由皮克斯工作室制作、布拉德伯德执导,是其历时14年的续作回归,前作上映于2004年,曾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是皮克斯第一部颠覆常规的动画长片。从2015年4月开始策划到2018年6月上映,动画历时3年制作,预算投入达2亿美元,最终在北美市场上,首周末便拿下1.8亿美元(约为11.7亿人民币)的票房冠军,烂番茄新鲜度93%,IMDB评分8.1,

作为粉丝个人,应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曾杰提出了建议:出资粉丝要尽可能保留相关证据,如打款记录、聊天记录,要求集资人保留所有的用款记录,发票,要求集资款在专门账户内管理等,如果集资人无法提供相关记录和证据,粉丝可以通过发起民事诉讼方式要求其返还,如果发现集资人有携款潜逃或挥霍集资款的行为,可以通过发起刑事控告的方式维护权益。

不到百元就能刷一万的流量,最快一天就能刷出千万级的观看,简单的模式让宣发成了某些灰产赚钱的勾当,而内容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影视剧刷量的隐蔽性,让收视率、点击率、播放量的造假成本长期偏低,这对行业来说绝非正途。

而在国产动画电影数量与去年持平的情况下,国产动画电影票房也产生了小幅度下滑,同比下降.8.44%,总计4.12亿。

在粉丝集资现象愈发频繁的同时,也出现了不少问题。

昨日中午,爱奇艺的官方微博发表了一则特殊的声明,全文名为《告别唯流量时代
爱奇艺正式宣布关闭显示前台播放量》。

截止8月31日,今年暑期档共有17部动画电影登上银幕,从总体数量上而言,略高于2017年的12部,但总票房收入却仅有10.7亿,同比下滑34.5%,远低于去年的16.3亿总票房,甚至不及《大圣归来》刚出现的2015年。

这样的集资方式合法吗?

而纵观2013-2018年六年中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的整体分布,1000万票房以下的作品基本上占据了整体数量的50%。单片票房几乎完全依赖当年高票房的电影拉高平均值。

但是如果所谓的粉头携款潜逃,则有可能造成集资诈骗罪,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于动画电影而言,2018年的暑期档颇有些一朝回到解放前。

如今,这股公益传播的力量越来越大。与传统的豪华庆生的应援方式相比,粉丝公益应援以润物无声的方式送上祝福,偶像带给粉丝的积极影响,正以善意的形式回馈给社会,也为偶像树立起正面的形象。

低幼向电影对于制作水平、投入、剧本的要求远低于全年龄向电影,但由于其受众群体指向明确、且家庭式观影易带动票房增长,所以风险远低于全年龄向动画。而全年龄向动画电影不仅投入较大,且在故事叙述方式、作品立意上需要与真人影片同台竞技,往往受制于剧本不成熟、动画工业落后等问题,最终难以在在票房上有所斩获。

近年来,随着国内偶像产业和粉丝经济发展迅速,粉丝的集资应援活动也逐渐常态化。

自2013年以来,动画电影的整体单片票房都处于连续上升的趋势,但国产动画电影的单片票房在15年之后就已经开始持续下跌。单部影片的高票房拉高了整体的平均值,却也掩盖了背后整体产业的问题。

时间短,数量大

而对于没有系列支持、仅依靠每两年推出一部电影来维系观众与品牌热度的《神秘世界历险记》来说,6年4部电影从2208万、6193万、6549万到如今的1.03亿,稳扎稳打的内容制作和IP的持续发酵,是其影响力不断扩大的重要原因。

粉丝们往往凭着对偶像的热情和对后援会的信任投入金钱,但粉丝会类目众多,组织内部复杂,在募集大量金钱之后,钱款的具体去向,都要靠粉丝内部的自我约束。

2015年,《大圣归来》9.5个亿的票房让当年成为了暑期档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的最高峰;2016年,由国产动画《大鱼海棠》5.6亿票房奠基、引进片《冰川时代5》和《爱宠大机密》几部票房破3亿的作品加持,成为了迄今为止暑期档动画电影票房的最高峰。2017年,一部《神偷奶爸3》的出现,凭借着单片10.3亿的票房,占据了当年暑期档63.5%的收入,让当年总体的票房轻松迈进十亿大关。

粉丝集资现象其实在多年前就已经存在,主要用于对偶像的应援活动。

低幼向再成主流

他们往往倡导用做公益的形式,把对偶像的爱推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培养更正能量的粉丝价值观。

这或许是现阶段中国动画工业化水平的必然结果。

粉丝们用众筹获得统一的资金花费,实现集钱办大事。

尽管在豆瓣总体平均评分上有所下滑,但最终维持在及格线之上,高于往年的水平,当然或许也与部分有可能拉低评分的电影目前尚未显示评分有关。

前不久,胡歌在36岁生日到来之前曾发微博说:任何花钱为我庆祝生日的事情,我一律不赞成!,向粉丝们呼吁多做慈善和公益。

调档、撤档、票房不达预期…….今年动画电影市场的关键词几乎少见令人精神振奋的消息。在暑期档整体票房达到174亿,创下了新的历史记录时,刚刚艰难地擦过了十亿大关的动画电影市场,显得十分辛酸。

应援往往由具备相当规模的粉丝后援团体,或者各种粉丝站来发起,他们会设定好一定数额的应援目标,号召粉丝们把钱打入相关银行账户,为明星购买相应的投票券或礼物来提高人气。

从整体创作而言,今年的17部电影中,在豆瓣中显示评分的有13部,其中8分以上有1部,6-7分6部,5-6分5部。诸如《吃货宇宙》《美食大冒险》两部美食题材上的创作、《肆式青春》讲述青春爱情故事,国产动画电影继续在不同题材上进行尝试。

粉丝们大量购买视频网站会员、定制卡,甚至赞助商销售的各类产品,花钱送偶像出道。

而在中国,《超人总动员2》的票房待遇却惨得不像是一部在豆瓣上也有8.1分的电影,毕竟2014年7.9分的《驯龙高手》票房就突破了4个亿。究其原因,或许是这部电影相对而言价值观的普适性不如迪士尼的其他电影,对于家庭。超能力、女性主义等主题的探讨上,中国观众对于该题材类型的接受度不如其他英雄电影高。

据了解,目前,已经有很多粉丝会在募款去向方面实现了透明化。但不同的后援团队在集资方面的公开程度,依然参差不齐。倘若有粉头卷款跑路,粉丝往往无可奈何。

2017年的情况有所改善,尾部作品的比重有所下滑,票房分布较为均匀,腰部作品占比总和为56%。头部和尾部作品占比相同。但今年的暑期档,票房1000万元以下的作品数量再度超过了50%,腰部作品比重甚至少于票房1亿元以上头部作品。

起源于日韩饭圈文化中的应援,常指粉丝们在演唱会上通过灯牌、服装、周边等应援物来表达对偶像的支持。

通过翻看过往几年的暑期档票房和人次走势,我们可以发现在暑期档动画电影的人数走势与大盘变化是基本持平的。爆款电影的出现带来动画电影人次的增量,如2016年出现的6千万左右的峰值。但整体动画市场人数存量却回落至两千五百万左右。

包飞机包游轮,包巨型LED屏幕,甚至买下星星送祝福,这些天价的偶像庆生方式你见过吗?为了给喜欢的偶像庆祝生日,粉丝们往往投入重金,承包海陆空送上祝福。

但与往年不同的是,《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成为今年暑期档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冠军,这是2015年之后,低幼向电影首度成为票房冠军,也是四年来低幼向国产动画电影数量和占比首次攀升。

以及,王源工作室也曾在其17岁生日到来时公布了修建移动信号塔、举办公益音乐会等30多项公益应援项目

由若森出品的《风语咒》和光线的《昨日青空》曾被视为拉动暑期档票房的有力竞争者,但前者由于剧本、制作上的问题,最终以远低于预期的1.12亿收官,而后者则在点映收获票房209.1万后,官方宣布由于制作原因撤档,但业界有猜测认为撤档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避开暑期档激烈的竞争。

就是为了支持偶像,想让他看到我们有多喜欢他,证明他的人气最高。小李说。

一个侧面例证来自于场均人次的持续下滑。自2014年起,动画电影的场均人次逐年下降,今年下降幅度更是达到31.6%,滑落至7.5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